圣埃蒂安阵容 > 超凡貴族 >第618章戰利品

第戎对圣埃蒂安: 第618章戰利品


( ..)        先鋒軍在休息營區下風處一公里搭建了額外的臨時營地,從灰狗村收繳的的戰利品,除了糧食和物資,其余的東西全都運到這里進行整理加工。
    戰利品相當豐厚,四百多噸糧食外加近二十噸的腌肉只是其中的小部分,村外牧場還有地精蓄養的牛羊牲畜。具體有多少牲畜,目前還沒有統計清楚,迅鳥輕騎已經去查驗收攏了,估計不會少于500頭。
    不得不說,大地精是懂得精打細算的獸人,食人魔督軍顯然也懂得如何使用大地精奴隸。
    灰狗村內還有獸人掠奪搜刮的物資,最有價值的是金屬制品。經過狗頭人鐵匠的熔煉,它們變成了兩根重型狼牙棒、一副食人魔督軍半身鎧甲,以及少量地精短刀,總共1100多磅。金屬的數量確實不多,但足夠打造幾萬枚青銅箭頭。對于鐵料稀缺的東境防線而言,戰爭期間的每一支箭矢弩矢都很寶貴。
    戰利品營地內充斥了血腥惡臭,維克多運用X-3,淡化相關嗅覺倒沒有不適應,營地內的士兵幾乎都系著毛巾,擋住口鼻。他們身穿油帆布圍裙,正和圣武士一道分解獸人的尸體。
    “殿下,您來了?!幣晃恢薪資ノ涫考轎碩?,丟下手中的牛角匕首,隔著案板,主動問候。
    他是少數沒有系毛巾的人,手上、圍裙上都沾滿了血污,臉上卻洋溢著喜悅的微笑,令人作嘔的氣味似乎對他毫無影響。血淋淋的案板上擺著一具狗頭人的尸體,胸腔剛剛被剖開,里面的心臟不翼而飛,但案板旁邊的地上有一個木桶。
    維克多瞄了一眼,桶里面有19枚狗頭人的心臟,同樣的案板,同樣的桶到處都是。
    沒錯,戰利品營地專門負責處理獸人的尸體,收集有用的材料。
    就像獸人把人類做成儲備糧,人類對獸人也絕不客氣。狗頭人和兇暴獸人的心臟是制作龍脈藥劑的重要原料;食人魔、熊地精、兇暴豺狼人的筋腱可以充當弩炮的弓弦;普通地精的身上沒什么有價值的材料,可大多數異化戰獸都不怎么挑食。據說,條頓公國的月熊戰獸吞噬兇暴生物的血肉能夠獲得更強大的力量,甚至有機會變成真正的兇暴月熊。食人魔、熊地精、兇暴獸人的尸體落到月熊家族的手里,那是一點都不帶浪費的。
    六足迅龍雖然沒有月熊的這種能力,可它們的食量相當驚人。一頭700多公斤重的迅龍,平均每天消耗50磅的肉類,高強度戰斗或行軍,它們的食量幾乎翻一倍。先鋒軍的100頭迅龍每天需要吃掉4.5噸的肉。奧古斯特整天叫窮,真的是被迅龍吃窮的。
    雖說崗比斯先鋒軍的補給由撒桑帝國和教會共同負擔,但東境防線目前的補給體系難以滿足迅龍戰獸的機動需要。先鋒軍總不能在東開拓領溜達幾天,就帶迅龍跑回補給點吃肉吧。
    因此,異化戰獸一定是以戰養戰。教會只確保補給點物資充沛,無論戰獸什么時候回來進食休整,他們都要記錄戰獸需要多少食物,死了多少只,最后用金幣或者物資同援軍結算。
    幸好六足迅龍不挑食,腐肉也照吞不誤。這些獸人,還有它們制做的風干肉夠迅龍吃上一陣子。士兵們要做的就是分解有價值的材料,再盡量保存獸人的肉。
    熏制是個不錯的辦法。
    營地內,篝火熊熊,血腥臭氣夾雜著烤肉的焦香,叫人聞之欲嘔。但是,把這些惡心的材料換算成金幣,它們的價值幾十倍于那些糧食和物資戰利品。
    所以,這里才叫做戰利品營地。
    人的適應能力很強大,再惡心的東西,看多了,聞多了,感官自然會做出習慣性調整,但心理落差不會那么容易調整過來。盡管處理獵物和尸體也是侍從的一門必修課,但真正的戰士應當享受勝利的榮耀,而打掃戰場,收集戰利品是扈從的工作。先鋒軍戰士全是各家族的精銳,每個人至少擁有封臣的身份。部分人因為沒能參戰而感到羞愧,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維克多的手下。
    圣武士也沒有參戰,他們的主要任務是?;ふ蕉紡潦Φ陌踩?,戰后做點粗活也甘之如飴。
    相比教會的圣武士,銀月莊園的侍從顯得太稚嫩了。
    維克多對中階圣武士點點頭,吩咐道:“把大家都召集過來?!?br>    沒過多久,戰利品營地的士兵都聚到蘭德爾殿下的面前,來自人馬丘陵的戰士站在前排。
    維克多一言不發,推開狗頭人,拎起一頭狂暴食人魔的尸體丟在案板上,取出精金匕首,開始分解。鋒利的刀刃劃開食人魔青灰色的皮膚,露出腥臭的黃色脂肪,白皙修長的手直接伸入散發惡臭的胸腔,取出被筋膜包裹的巨大心臟。隨手將食人魔的心臟丟進桶里,轉而剔取筋腱和大腿骨。他的神情格外專注,刀鋒流暢自然,有著行云流水般的美感,仿佛正在作畫雕刻,而不是在肢解一頭骯臟的食人魔,一根根筋腱被完整的取出,堅硬似鐵的大腿骨被剔的干干凈凈,露出釉巖般晶瑩的黃色骨質。
    他拿著骨棒仔細端詳了片刻,滿意點頭,近乎自語地說道:“食人魔的骨骼比精鐵還要堅韌,比秘銀還要親和地元素,而且足夠輕便。腿骨可以做成骨劍,肋骨可以做成骨盾。它們價值萬金,是彰顯武勇的榮耀。只有在獸人戰爭中,我們才有機會看到眾多的骨劍和骨盾,但這并非財富,也不是榮耀,僅僅是幫助我們生存的超凡武器和盾牌?!?br>    “是非賣品……送給那些能夠充分發揮它們超凡性能的人使用?!?br>    維克多嘴角噙笑,放下骨棒,暗金異色的雙瞳掃過卡里古拉、夏洛特、布蘭登、克勞斯;掃過紅狼、羅杰斯、瑪茜;掃過薔薇騎士和秘法戰士;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直到他們挺直腰背,才收起意味不明的笑容,肅然說道:
    “分解戰利品這不是重要的工作……是必須的工作。我一個人的時候,只要有條件,有時間,我也會做你們正在做的事情。你們在我的身邊的時候,除了要配合我戰斗,還得替我收拾戰利品。如果有人不喜歡干這種事情,那就把它當成一次磨練。無論你喜不喜歡,高不高興,都必須盡一切可能,幫助更多的人活下來,直到贏得這場戰爭。
    “記在,這是戰爭的一部分,我們已身在其中?!?br>    “說的好……可那是我的戰利品,你的那頭食人魔督軍已經碎了?!?br>    背負雙手的羅蘭笑嘻嘻地踱了過來,身旁是高挑冷艷的吉莉安。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吝嗇財迷的契布曼大小姐成了她的好朋友。
    “去干活吧?!?br>    眾人呼啦一下全部散開,各自繼續處理獸人戰利品。維克多呼喚微風,清理手上的血污,淡淡說道:“食人魔督軍的骨頭還是完整的?!?br>    羅蘭表情一滯,氣呼呼地瞪著維克多。虛空水元素具有冰凍、滲透、腐蝕的殺傷特性,她的秘銀從狂暴食人魔耳朵刺入腦袋,一擊斃命,不傷及筋腱心臟,堪稱完美擊殺。維克多擊殺食人魔督軍,看似輕松寫意,其實割裂了它全身的筋腱,不僅浪費,簡直粗暴。不過,食人魔督軍骸骨的品質比狂暴食人魔首領的高出一個檔次卻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吉莉安眼睛放光,指著自己的鼻子追問道:“親愛的,食人魔督軍骸骨是給我的嗎?”
    生物質的元素親和性普遍高于秘銀,食人魔稱得上是地元素親和的魔物,它們的骸骨足夠堅韌,又特別親和虛空地元素,制做的骨劍、骨盾、臂鎧和腿鎧非常適合大地騎士。但是,裝備越好,責任越大,維克多一點不希望吉莉安像大地騎士那樣正面御敵。她目前只是個初階的白銀騎士,實力遠比不上共鳴36個元素位的大地騎士,也不該承擔大地騎士的責任,自然不能拿最好的裝備。
    “.…..這個?!蔽碩喑僖善?,委婉說道:“親愛的,骨質裝備太丑了,配不上你的美貌?!?br>    吉莉安連連搖頭,拍著高聳的胸口,說道:“不難看的,我會打磨的很漂亮……我保證?!?br>    “保證也沒用?!蔽碩嘁⊥?,直言說道:“食人魔的骨質裝備優先考慮先鋒軍和主力援軍中的大地騎士,你跟著我,基本上用不上這些裝備?!?br>    琥珀眼眸盯著維克多的臉龐看了一會,吉莉安抿嘴笑道:“抱歉,親愛的,我決定不跟著你了……我要跟著羅蘭?!?br>    吉莉安的眼神表達出認真和留戀,維克多變得嚴肅起來,沉聲問道:“你要考慮清楚?!?br>    “是的,我考慮的很清楚,我只會拖慢你獵殺獸人強者的節奏?!奔虬駁愕閫?,拉著維克多的手,輕聲卻堅定地說道:“我有100多名家族追隨者,我不能拋下他們。如果我們都跟著你四處獵殺獸人強者,幫不上什么忙,還增添補給壓力。我要用我的劍,去贏得屬于我自己的榮耀?!?br>    維克多設法勸吉莉安回心轉意,誘惑道:“你不跟著我,食人魔督軍的骨骼也不能給你,你跟著我,說不定還會有更好的戰利品?!?br>    吉莉安摔開維克多的手,抬起尖俏迷人的下巴,佯怒道:“不給就不給,反正,你欠我好幾份求愛禮物?!?br>    “寶貝,我的戰利品給你?!甭蘩夾ω倘緇?,摟著吉莉安的蜂腰,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還挑釁似的對維克多揚了下眉毛。
    真想挖我的墻角?
    維克多眼中的狐疑漸濃,沉著臉,壓低聲音問道:“羅蘭,你給吉莉安灌了什么迷魂藥劑?”
    向來囂張跋扈的吉莉安居然臉蛋一紅,震開羅蘭的胳膊,略顯慌張地向后面走去,并說道:“我再去看看我的戰利品……要是死了,就不值錢了?!?br>    她的戰利品是8只活的龍脈狗頭人,這種怪物自帶尋寶天賦,能夠找到珍稀礦物和寶石,但教會嚴厲禁止領主豢養獸人,甚至比豢養巫師的罪責還重。因為任何獸人都無法被圣光治愈,它們屬于光輝之主欽定的邪惡智慧種??杉幢閎绱?,還是有人偷偷利用龍脈狗頭人尋寶的特性,秘銀、精金之類的珍稀礦脈。但是,先鋒軍當著戰斗牧師和圣武士面,俘獲的龍脈狗頭人只有一種下場,運到后方,制成龍脈藥劑。一只活的龍脈狗頭人抵得上30顆狗頭人心臟,可以制作10支頂級的龍脈藥劑。吉利安抓了8只,可以向教會換取80個身體重塑的名額,相當于70000金索爾,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戰爭財都是這么發的,不過,要用戰士的生命來換。
    維克多從吉利安的背影上收回目光,皺眉道:“吉莉安,她……”
    “她為了父親,提前晉升白銀階,差點死在蟻人的手上……她很任性,很年輕,很單純,就像我的姐姐,可她有她自己的驕傲。她是白銀騎士吉莉安.契布曼?!甭蘩監櫪錙糾駁廝盜艘煌?。
    維克多啞然失笑,搖頭道:“姐姐?你明明比她大……”
    “你搞錯了,我比她小?!甭蘩急砬檠纖嗟牡閫匪檔?。
    維克多瞄了一眼長公主的胸甲,點頭道:“嗯,你比她小?!?br>    羅蘭的眉毛利劍般豎起,咬牙切齒地說道:“你懂個屁!鎧甲的樣式不一樣……”
    維克多詫異地看了看怒氣滿值的羅蘭,問道:“和鎧甲有什么關系?我說你年紀比吉莉安小,可你的實力比她強大?!?br>    “你……混蛋!”
    “我們到湖邊說話?!?br>    “到湖邊,我也不會給你看的?!?br>    兩人一邊拌嘴,一邊走向無人的湖畔。維克多沉默片刻,說道:“我調120個迅鳥輕騎兵給你?!?br>    迅鳥輕騎兵的戰斗力已經給先鋒軍將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驅使聰明的塵隼在空中偵查敵情,相當于天上多了120雙眼睛。羅蘭怒氣盡消,把胸甲拍的砰砰響,喜滋滋地說道:“好啊,你想讓我庇護吉莉安?沒問題,包在我身上?!?br>    “她不該來的……她太年輕了?!蔽碩嗵玖絲諂?,聲音漸漸低沉。
    崗比斯援軍的將領基本上都是老牌的白銀騎士,平均年齡在80歲左右,多數人連孫子都成年了。他們做好了犧牲的心理準備,也都抱著突破元素海屏障的信念。而吉莉安才32歲,無論個人實力還是戰斗經驗都差了一大截。身為地元素親和的白銀騎士,她在戰爭中的生還幾率小的可憐??傷慕景梁妥宰鷯植輝市磣約撼晌說耐俠?。這關系到她以后的騎士之路,維克多不能強制干涉。事實上,吉莉安的選擇很明智,維克多肯定要去圍殺獸人之王,非但不能在戰斗中援護她,還會陷入難堪的境地。
    帶著她,有危險,出面安置她,又遭人詬病。吉莉安不希望自己的愛人名聲受損。
    羅蘭撩了下發絲,微笑說道:“吉莉安摳門的很,我讓她負責和撒桑人交涉崗比斯援軍的補給物資……這樣,你安心了嗎?”
    維克多側頭笑了笑,頷首道:“多謝殿下出手庇護?!?br>    羅蘭轉動眼珠,說道:“要謝我,就拿塵隼馴化方法謝我?!?br>    維克多攤開雙手笑道:“這我可沒辦法……古代文獻上不是寫的很清楚,塵隼親近高等精靈,是高等精靈的戰斗伙伴,人類無法馴服。塵隼在蘭德爾領筑巢繁衍那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我雖然把塵隼帶出來了,可如果它們長時間感受不到我的氣息,要么飛回蘭德爾領的巢穴,要么飛到我的身邊?!?br>    “約克家族當初也想馴化塵隼,最終還是失敗了?!?br>    羅蘭點點頭,蹙眉問道:“迅鳥輕騎兵能控制塵隼多長時間?”
    “不會超過一年?!蔽碩嗷卮鸕?。
    “一年?這場戰爭絕對不止一年?!甭蘩際匾×艘⊥?。塵隼的空中偵查帶來巨大的戰場優勢,如果只能用一年,她都覺得太可惜了。
    維克多安慰道:“你不是還有120個迅鳥輕騎兵嗎?他們都是目光敏銳的山民獵手,練習我和納爾森開創的靈猴秘形足有六年,可以充當最精銳的秘法斥候?!?br>    羅蘭似笑非笑地問道:“你真的舍得把120個迅鳥輕騎兵給我?隨便我怎么用?”
    “吉莉安說的對,我帶人在野外獵殺獸人首領,補給是個大問題。迅鳥的食量可不小,帶多了也是個麻煩。我身邊有三支騎士小隊,配60個迅鳥輕騎兵就足夠了?!?br>    維克多點點頭,又補充道:“別讓他們堅守灰狗村?!?br>    灰狗村才是先鋒軍最大的戰利品。
    東開拓領第一批村寨的地理條件都很出色,而且靠近東境防線。收復這些村寨,便能把東境防線的防御縱深向前推進數十公里,灰狗村靠近東境防線中部的布朗要塞,距離布朗要塞最東邊的營壘只有100多公里,周圍有數萬畝即將成熟的青麥,村寨的建筑布局參照大型營壘,能夠容納1500人,寨墻整體還算完好,十四座箭塔的頂部受損,修葺一下,很快就能投入使用。
    崗比斯的主力援軍準備接管布朗要塞,先鋒軍搶先拿下灰狗村具有戰略意義,也有政治意義。維克多和羅蘭輕松做到了巴塞留斯沒做到的事情,佛利德斯牧首可以順理成章的要求巴塞留斯家族讓出布朗要塞,去防守北線。
    不過,灰狗村畢竟不是布朗要塞的防御節點,如果騎兵部隊不能在一天之內,從布朗要塞的營壘趕到灰狗村,它必然要遭受半人馬大軍的圍攻??扇綣牌夜反?,半人馬大軍也會在灰狗村扎營休整,因為附近有湖泊。無論是從傳遞軍情的需要,還是為了騷擾半人馬大軍,灰狗村都必須掌握在人類軍隊的手中?;夜反宓氖鼐話肴寺砦Ю潛厝壞?,甚至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羅蘭輕笑一聲,說道:“東境防線守備軍全部由撒桑民兵負責,我們只負責騎兵機動馳援。而且,灰狗村的外圍只要修建箭塔、設置拒馬、挖掘壕溝,堆砌矮墻,我不認為半人馬能攻破灰狗營壘。撒桑民兵再搶修幾個崗哨營地,把灰狗村和布朗要塞的防御體系連起來,東境防線就會有突出部。其他的開拓村都照這樣修建,半人馬或者獸人大軍撞上東境防線數十個突出部,只能波浪行軍,它們走著走著就散了,要不然就是強攻突出部……這符合我們的需要,可以拖延交戰的時間,光輝騎士團和撒桑主力軍團乘勢襲擊它們的補給線,活活拖垮它們?!?br>    維克多的軍事指揮經驗為零,也覺得羅蘭的戰略部署無懈可擊,聳了聳肩膀說道:“我負責游擊獸人強者,然后聽從公主殿下的召喚?!?br>    羅蘭哼了一聲,很滿意維克多的姿態,調侃道:“你的溫布爾頓姑姑應該把消息帶給你的巴塞留斯大表哥了,三天之后,我們就去見見你的大表哥和大表姐,順便接管布朗要塞?!?br>    維克多自信地說道:“他們會讓出布朗要塞,這符合巴塞留斯家族的利益。不過,我們也不能和巴塞留斯的關系搞的太僵,畢竟他們手里有鷹獅騎士團和撒桑領主湊出來的四萬精銳騎兵。我打算送巴塞留斯一件禮物,希望你能同意?!?br>    “什么禮物?”
    “藍芋藥劑?!?br>    “我同意?!?br>    羅蘭點點頭,目光轉向月光粼粼的湖面,突然說道:“我有一種感覺……根本沒有獸人之王?!?br>    “嗯?”維克多扭過頭,眼眸深邃的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羅蘭憋了半天,惱羞成怒地嚷嚷道:“.…..感覺,懂嗎?感覺就是感覺,沒有為什么……笨蛋,我和你說不通……我去睡覺了?!?br>    維克多望著羅蘭的遠去的背影,揚聲道:“我也覺得沒有獸人之王,你感覺是什么讓半人馬聯合的?”
    羅蘭轉身又跑了回來,左右看了看,確定周圍沒有人,神秘兮兮地說道:“我感覺是奧羅加爾復活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啊,不許笑話我!”
    維克多悚然一驚,喃喃說道:“如果是奧羅加爾復活了,那許多事情都說的通……它們故意幫助獸人奴隸入侵東開拓領,建立獸人盤踞勢力,從而牽制撒桑帝國,西頓半人馬才能掉頭去征服東部的獸人部族?!?br>    羅蘭噗嗤一笑,指著維克多嘲笑道:“這你也信?傳奇大人馬怎么可能復活?我故意逗你的……”
    維克多淡淡說道:“奧羅加爾不可能復活,不代表沒有第二個傳奇大人馬……”
    “西頓半人馬連續出兩個傳奇大人馬?這比奧羅加爾復活還要離譜……我都不敢這么想?!甭蘩計擦似滄?,見維克多表情僵硬,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不是認真的吧?!?br>    維克多哈哈一笑,“逗你玩的……你居然當真了?!?br>    “哼……笑的好假,我看你才是當真了?!甭蘩妓直?,冷冷地說道。
    維克多干笑了兩聲,眼睛半闔,隱憂暗斂,悻悻說道:“這都被你看出來了......無趣,我去睡覺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