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不走?想留下来住在杜蕾斯的包围圈里?”
    赵渡偏转侧脸,淡漠的眸光落在某人失魂落魄的脸上,几不可察的弯了弯嘴角。
    “???”
    沈唯一一愣,赵渡的话犹如一道春雷,在她头顶猛地炸开了花。
    她还没来得及打晕他,就被他一句话弄得晕头转向,不知天南地北了!
    赵渡想了想,说,“重新找房,要干净的,我有洁癖。”
    沈唯一顿时眉开眼笑,“好,都听你的!”
    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她怎么可以错过!
    离开四?;ㄔ?,沈唯一就偷偷在上将洛可可臭骂了一顿。
    洛可可:“我想着一室一厅正好成全你和赵渡啊,你想啊,男神也是要偷腥的,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还只有一张床!多么天时地利人和??!什么?连杜蕾斯都是现成的?那真是天助你也啊唯一!”
    沈唯一:“……你知道吗!我差点儿就当场失去他了!”
    洛可可:“唯一,你真的把赵渡搞到手了?”
    沈唯一:“额,请不要用搞这个字眼,我这叫投资!投资!”
    洛可可那边很久才回复:“我已经出门儿了,现在就开车过来接你们去看房!”
    洛可可为了“负荆请罪”,亲自开车过来接她,“顺便”瞻仰一下往日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男神赵渡。
    说她对赵渡完全没有想法,那只能说明她不是个正常女人。
    但凡华城没结婚的女人,哪个没幻想过赵渡?
    洛可可也幻想过。
    只不过赵渡从来都是摸不着的赵氏继承人,犹如悬挂在天上的明星一样触手不可及,所以也就是幻想罢了。
    对洛可可来说,她更珍惜和沈唯一的友情,对赵渡,她只有欣赏和舔颜,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求个合影出去吹牛逼。
    沈唯一带着赵渡等了一会儿,就见洛可可睁着星星眼十米之外就流着口水开车飞驰过来。
    “哪儿呢!人在哪儿呢!让我康康!康康!”
    沈唯一嘴角一抽,恨不得将她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拍回车里,“你矜持一点好不好!”
    “我矜持不了??!我得看看我闺蜜的未来老公真人长得到底怎么样!”
    沈唯一一把捂住她的嘴,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高大男人,压低声音道,“他真人长得会要人命,你好自为之吧。”
    洛可可起初不信。
    但一下车,看到站在行李箱旁高冷禁欲的俊美男人,顿时就倒吸一口凉气,噤了声。
    “唯一,你这不是捡了个男神,你是捡了个夜明珠??!”
    赵渡那张脸,站在路灯底下是真的会发光的!
    赵渡耐心的在远处等她们闺蜜说完话,才走过来。
    走近眼前,洛可可眼神发直的盯着赵渡看,更说不出话来了,像个呆子一样站在原地。
    沈唯一只好讪笑着解围,“这是我闺蜜,洛可可,洛氏的小公主,刚刚的房子是她帮我找的……一会儿她带我们去找其他的房,她门路多。”
    赵渡目光谷探究,多看了洛可可一眼,沉声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