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我是国学大明星 >第334章年轻人你是在玩火

圣埃蒂安大学预科: 第334章年轻人你是在玩火



  幸好,怀秋并没有如警察们想的那样驾车逃离现场,这让警察们松了一口气。
  同时老警察也觉得自己刚才劝导起了作用,这个叶怀秋应该是被自己劝服了,想到这,老警察觉得自己的升官之路,还有退休的盛大宴会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
  怀秋抱着段文文坐进车里,老警察安排了一个下属做怀秋他们车辆的司机,而这个司机的重任,又落到了资历最浅的小刚身上了。
  与杀人犯共车,小刚一路上唯唯诺诺,就连大气都不敢大呼一口,一直到了警察局,下了车,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老警察也从警车下来了,一脸威风,现在来到警察局了,是自己的主场了,该是自己发挥的时候了。
  “把犯人押到审讯室,我来亲自审讯这个家伙?!崩暇齑笫忠换?,声音宏亮地说道,他们已经通知了法医帮忙尸检,只要自己把这个犯人审讯认罪,那么这件大案子就可以迅速破案。
  到时候,他们这小小的警察局就会以神速破案为标题,被写进头条,自己这个老队长相片说不定还可以登上大字报。
  最后怀秋按照指引,把段文文放到了一个比较软熟的沙发上面,让她好好休息,他相信在这里,段文文还是比较安全的,而怀秋则是跟着警察来到了审讯室里头。
  老警察早就在审讯室里头,抽着烟等着怀秋进来了,同在里头等着的还有一个黑壮实的警察。
  在怀秋进来之后,老警察把手里的烟头在审讯台上按熄,然后一副很老派的样子指了指审讯台另外一侧的椅子,“坐下吧,审讯开始?!?br/>  那名黑壮实警察关上了审讯室的门,打算“好好”地进行一番审讯。
  “姓名?!崩暇煲膊环匣?,直接开始。
  “叶怀秋?!?br/>  “性别?!?br/>  “男……”
  问完了个人的基本资料之后,老警察便开始进入主题了,“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详细一点,不要有任何的隐瞒?!?br/>  怀秋点了点头,便开始讲述整件事情的经过,“我和段文文是来进行直播平台的节目录影……”
  怀秋详细地讲述了今天事情的经过,甚至都没有故意说什么向自己有利倾斜的补充,因为事情的真相就是自己占理,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如实报告就是了。
  啪!
  怀秋刚讲述完,老警察便大拍了一下桌子,怒站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严肃地看着怀秋。
  “叶怀秋,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老警察黑着脸,“你现在犯的事情,很严重,如果你再不老老实实地配合我们的工作,那么后果会很严重?!?br/>  “市里的法医也已经过来了,到时候会对尸体进行检查,现在所有证据都对你不利,你最好配合一点?!?br/>  “如果你肯如实招来,到时候我还可以帮你向法庭求情,减轻你的刑罚,但是你如果继续在这里鬼扯乱编,我告诉你,年轻人,你是在玩火!”
  怀秋听后,认真地点了点头,似乎被点化了一样,“我绝对会如实回答,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br/>  “恩,很好,”老警察很满意怀秋这种态度,然后重新坐了下来,“那么现在我们就再来录一次口供吧,你如果坦诚一点,那么到时候你受罚就可以轻一点?!?br/>  也不知道老警察说的受罚是法庭上的受罚,还是在这审讯室里头的受罚。
  “我当然会坦诚,”怀秋认真地点了点头,事实本来就对自己有利,“不然我也不会主动打电话报警了,是不是?!?br/>  老警察冷笑一下,“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br/>  于是乎,怀秋又把刚才讲述过的事实,又讲述了一遍。
  怀秋在旁边声情并茂,而一边的老警察则是越听,脸就越沉,都能看见青筯在额头上暴露出来了。
  最后,等怀秋说完,老警察也爆发了,他怒拍了一下桌子,然后一脚踢在了桌子上,“你特么的,这和你刚才第一遍说的有什么区别,你是不是在玩花样!”
  “你冷静一点?!被城锪成坏厮档?。
  冷静,我怎么冷静,你告诉我怎么冷静?!
  你特么这么不配合,我的升官发财梦,我的退体盛会梦,全特么被你搞砸,你竟然还敢叫我冷静,我现在不但不想冷静,我还想杀人,杀了你这个杀人犯。
  老警察对着旁边的黑壮实警察使了使眼色,让他做事。
  那个黑壮实警察早就在等着自己上司的指令,这眼色一打,他便搓了搓拳头,打算让这个嘴硬的犯人受受罪了。
  “我劝你们还是深思一下比较好?!被城锏厮档?,“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是一个明星,虽然现在不在热搜榜上,但是怎么说,我也是曾经的当红炸子鸡?!?br/>  “而且因为我是明星这一层身份,那么这件事情就绝对会被许多媒体关注,到时候绝对会引起全城热议,你应该明白一件杀人案的新闻度吧?!?br/>  “到时候,你们警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所以如果你现在打了我的话,那么到时候我出去,绝对会被新闻媒体发现,到时候该有麻烦的就是你们了?!?br/>  “所以说,如果你们不想明天的头条是你们什么暴力执法,严刑执法什么的,最好还是选择温柔一点?!?br/>  怀秋说完,那个黑壮实的警察顿时不敢造次了,他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老警察,询问着他的意思。
  “卧槽你特么的,竟然还敢威胁老子!”老警察用力地锤了一下桌子,没想到这个犯人竟然还这么聪明,懂这么多,果然是一个老手啊,但是没道理就这么怕他的。
  “这不是威胁,而是告诉你们正确的做法,”怀秋依然非常地淡定,“再说,如果我真的是杀人犯,那么我还会在乎你们的一顿毒打吗,你要明白,我可是杀了一个人!”
  听到怀秋说这话的时候,老警察和黑壮实警察心里也是一颤,对啊,面前的可是一个杀人犯啊,不是他们平常审的那种小混混,他们用错方法了!
  这个杀人犯怎么会怕他们呢,那可是人都杀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