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看書管家已上線,前往“”領取
    司機開車出租車在路上平穩的行駛。
    顧隨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
    是蔓蔓的姥姥打電話過來的。
    “隨意啊?!鋇緇襖?,蔓蔓的姥姥說,“十一點多,蔓蔓也要下課了,你去學校接她回來,可以嗎?”
    姥姥今天接了隨意的電話,想著顧隨意過來了,蔓蔓要跟顧隨意離開償。
    孫女要離開老人家身邊,她就去市場買菜,準備做一頓豐盛的午餐。
    現在還沒有做好,蔓蔓姥姥就讓隨意先去接蔓蔓攖。
    顧隨意點了點頭,說:“可以?!?br>    *
    掛了電話,顧隨意對司機說:“司機,麻煩您,繞一下路,去龍德小學?!?br>    司機一聽這小學的名字,忍不住看了顧隨意一眼,問:“小姐,你是接朋友的孩子?還是……你自己的孩子?”
    “不是?!憊慫嬉庖×艘⊥?,“我接我女兒?!?br>    司機看著顧隨意的眼神頓時就不一樣了,驚嘆道:“你女兒在那里面上小學?”
    安晚看司機這么吃驚的樣子。
    以為司機是在暗諷隨意這年紀,怎么會有那么大的女兒。
    癟了癟嘴,說:“隨意女兒在里面上小學有什么不對嗎?”
    司機握著方向盤,仍是剛才驚嘆的語氣:
    “我還以為你們是外地來的游客,剛才還向你們介紹那么多?!?br>    頓了頓,他說:“龍德小學可是鷺城最好的私立學校,一年的學費要十幾萬,而且有錢也不一定進得去,里面的小孩非富即貴,聽說南三的兒子,就在那里上學。您的小孩能在里面讀書,家里條件一定很不錯吧?!?br>    “還行?!憊慫嬉馇岢洞澆?,模糊地回答。
    一路上,司機開著出租車,東拉西扯,碎碎念又熱情地介紹了很多事情。
    顧隨意,米桐和安晚都聽著司機說。
    十五分鐘過去。
    “小姐。我車只能開到這里了,再往前不敢再開過去了?!?br>    在離龍德小學大門還有五十米的地方,司機就踩了剎車,側著身子說,“前面都是豪車,開過去,一個刮擦什么的,我這可賠不起。到這里,你們自己走過去,可以嗎?”
    這時正好趕上快放學的點。pbtxt
    龍德小學門口已經有很多來接小孩子的家長保姆。
    門口一排過去都是豪車。
    有奔馳寶馬,其中也不乏有法拉利,賓利這種幾百萬的豪車。
    真的就像司機說的,能進龍德上學的小孩,家里非富即貴。
    “可以?!憊慫嬉獾懔說閫?,唇邊彎起淺淺弧度,“謝謝師傅了?!?br>    安晚看了表上顯示的錢,從包包里拿出錢,遞給司機。
    司機接過錢,找了零。
    顧隨意、安晚和米桐三個下了車。
    往龍德小學的大門口走過去。
    三個人走到大門口。
    門口已經有了很多接小孩的人,大多是家長沒空,保姆來接。
    還要過三分鐘才下課,顧隨意三個人就在門口站著,等放學。
    十一點四十分。
    放學的鈴聲響起,龍德小學的大門打開,家長保姆上前,老師一個個確認身份,才敢讓來人帶走學生。
    顧隨意往前走了幾步,走到離家門更近的地方,在尋找蔓蔓的身影。
    安晚也湊上去,幫忙看看蔓蔓出來了沒。
    米桐不知道隨意家女兒蔓蔓長得什么樣,她站在原地。
    這時,旁邊有人說了一句:“南家的人來了?!?br>    一個人連忙問:“哪呢?”
    “那呢,那輛白色的卡宴,看到沒?”
    說話的人語氣充滿期待,翹首以盼:“今天會是南三來接小白少爺嗎?”
    米桐忍不住起了好奇心,看向正緩慢行駛過來的白色卡宴。
    白色卡宴駛到大門口,停了下來。
    車門開了。
    首先出現在米桐視線里的是一雙細跟高跟鞋。緊接著,一個女人從車里下來。
    米桐的目光落在從車里出來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材高挑纖細,足足有一米七的身高。
    她穿著一件淺灰色的格子大衣,里面搭著藏青色的針織毛衣和闊腿褲,一雙棕色圓頭靴子。
    染成柔和栗色的長發卷成大波浪。
    皮膚白皙細膩,是那種清透的白,一雙丹鳳眼漂亮韻致,淺褐色的眼瞳好像最上等的琉璃,眸光流轉。
    她的唇色嫣紅如三月桃花,五官精致,唇角的笑容弧度端莊優雅,像摻了蜜糖水一樣,讓人看得賞心悅目。
    米桐從來沒有看過長得這么好看的人。
    美得驚心動魄。
    就算米桐性別女,看到眼前這個女人,也都有一瞬間的失神。
    實在是好看得太過分了。
    南黎優下了車,嫣紅唇角是優雅恰到好處的笑意。
    對于別人驚嘆目光,她早就習慣了。
    保持著優雅從容的笑容,南黎優覺得她的嘴角都快笑僵硬了。
    真是的,明明小白是三兒的兒子,為什么非得她來幫忙接。
    她家里兩個混世小魔王都還沒有搞定呢。
    南黎優端莊邁步走到龍德小學門口,仿佛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其他接小孩的家長和保姆看到她,紛紛給她讓路。
    “謝謝?!蹦俠櫨判σ庖饕韉囟勻寐返娜絲詰佬?。
    鷺城第一名媛,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鷺城名媛最最標準的典范。
    走到龍德小學的大門口,老師看到南黎優。
    一瞬間地愣神之后,趕緊恭敬地打招呼:“大小姐,小少爺還沒出來呢?!?br>    南黎優微笑,聲線溫柔:“我等他?!?br>    *
    米桐回過神,走到安晚旁邊。
    偷偷用手指南黎優:“安晚,你們看站那邊的那個女的,是不是你們說的那個第一美人啊?!?br>    “女的?都說了南三是男的了,女的怎么可能是南三?!?br>    安晚邊說,邊看過去,看到南黎優,也是一愣,驚嘆道:“好漂亮?!?br>    “是吧,這個才是第一美人吧,是不是比你們說的南三好看多了?!泵淄┪?。
    顧隨意這時掃過站在離她不遠處的南黎優一眼,盯著別人看不禮貌,她很快又收回視線。
    輕輕搖頭,她仍是在看著蔓蔓出來了沒有,低聲解釋道:“她不是南三,她是南三的姐姐,南黎優?!?br>    “這還不是南三?!?br>    米桐驚訝,“南三能比這長得好看?”
    顧隨意目光盯著從學校里出來的一個個小朋友,輕聲說:
    “個人審美不同吧,不過確實大家一致公認南三長得比他姐姐南黎優好看?!?br>    米桐聽了顧隨意的話,眼角余光有偷偷瞄了一眼南黎優。
    南黎優側臉線條優美,她僅僅只是站著,就像一朵徐徐綻放的嬌嫩花朵,有著最高貴的外表和最優雅的舉止。
    實在是很難想象有誰能夠比眼前這位容貌還要更出眾。
    米桐還在想著。
    這時,顧隨意已經看到自己家女兒,喊了一聲:“蔓蔓?!?br>    只見一個長相可愛的小女孩,背著書包,穿著一套小小粉白搭配的裙子,小女孩兒留著烏黑長發到肩膀,頭上戴了一個粉色的小巧發箍。
    正低著頭往大門走來。
    小女孩兒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抬頭,見到顧隨意,可愛的小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媽媽!”
    蔓蔓邁開小腿,加快腳步,往大門口跑來。
    她身后,一個小男孩喊道:“秦蔓蔓,你笨手笨腳的,跑什么跑,等會摔了又要哭鼻子了?!?br>    秦蔓蔓破天荒沒有理那個小男孩的話,仍是跑向顧隨意。
    她身后的小男孩小眉心頓時微微一擰。
    *
    顧隨意快步迎了上去。
    秦蔓蔓跑到顧隨意面前,一把就抱住她的腿,仰起小臉兒,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顧隨意,輕聲說:
    “媽媽,蔓蔓好想媽媽?!?br>    秦蔓蔓是個很羞怯內斂的小孩,能夠讓她這么激動地說這么一句話,真是因為太久沒有見到媽媽了。
    她太想念媽媽了。
    雖然是跟姥姥一起住了一個多月,天天都在想媽媽什么時候能來接她回去。
    顧隨意唇角一勾,從前天到今天,眼底總算有了笑意:“媽媽也很想蔓蔓?!?br>    她動作溫柔摸了摸秦蔓蔓烏黑細軟的頭發:“媽媽來接你回申城?!?br>    ---題外話---【謝謝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