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者接觸,并沒有發出驚天巨響?!捌恕鋇囊簧?,老嫗雙掌被緊緊吸附在氣旋之上,蕭然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躺在林中大口喘著粗氣。老嫗心中一陣駭然,便在半柱香不到的實踐中,自己苦練六十年的內力竟然損耗了一半之多。這一切只因為主子體內真氣產生的莫名吸力。
  不用吩咐,老嫗已經自行在一旁打坐恢復真氣,回想著剛才的瘋狂舉動,真可謂是九死一生。要不是這老嫗不顧危險出手,恐怕自己就交代在這兒了。雖然沒有成功突破瓶頸,也積累了不少經驗,看來凡是不能操之過急。險中求富貴,雖沒達到后天巔峰水準,經脈韌度也大大提升。加上體內真氣雄渾必能壓人一頭。同時后天大成高手的話,足以耗死對方。
  稍稍恢復體力,蕭然便將一些固本培元的靈丹妙藥服下。這些靈丹妙藥就算是大派弟子也望塵莫及。只有蕭然這生財有道之人才舍得大量服用,沖級瓶頸失敗之后,蕭然又在林中參悟了數日,直到確定已將真氣運用嫻熟才向林中深處的湖泊進發。
  湖面綠氣氤氳,看不出任何怪異。蕭然也不避諱,用意念直接籠罩整個湖泊,大聲喝道“畜生,還不出來。難道要我請你不成!”
  聲音通過意念直接傳送道魚怪腦中,它已知道熊安然的厲害,自逃脫之后一直未曾露面,深藏在湖底深處。希望逃過,未想幾日不見,蕭然的意念越來越厲害,輕易就把它尋了出來。
  數息之后,湖面漸漸顯現出一條深褐色的黑影,在電弧跳動中猛然躍出水面,猶如一輪金色驕陽,刺目無比。兩條肉須擺動中,雙眼警戒的俯視岸邊蕭然。老嫗如何也想不出兩者相差數倍,一個人怎會有如此大的震動。連湖中魚妖都不敢弗逆行事。
  “哼,你還不算笨。良禽擇木而棲。這個道理你該懂。裴赫雖然是一代梟雄,如今已是歸于塵土,你守護此處十余年,也算是盡忠了。肖某雖然算不上什么武林巨擎,天下之大卻也能占得一席之地。又有異于常人的神通,不敢說大富大貴。它日保你性命無憂、生活安逸還是能做到的。這湖水并不干凈,對你壽命也有影響。如果你不想困在這彈丸之地,歸附蕭某是最好的選擇?!?br>  魚怪雙眼滴溜溜的轉了幾圈,似乎在分析利害得失。
  “前幾日若不是蕭某暗中出手,你還有機會活到現在?看來不給你些苦頭吃是不會屈服了,也好,內力精進。正好檢驗這意念增強到了什么地步!”蕭然話語未完,怪魚已察覺不妙,一擺尾竄入湖中。
  “現在可由不得你,給我定!小金,將它拖過來?!?br>  由于怪魚不斷反抗,蕭然也無法立即取得壓倒性勝利,值得一點點將其鎮壓。想當初在金蟾島,蕭然連比它厲害的黑蛟都鎮壓過,何況是區區異種電鰻。金蟒在怪魚身上吃過虧,此刻樂的折磨它一會兒。用身軀緊纏著向岸邊游來,巨大的束縛力痛的怪魚怪叫連連。大鵬和金蟒跟隨蕭然最早,自然要立威,自然要給它些厲害長長。便于以后在蕭然面前爭寵。
  不用吩咐,大鵬已是飛瀑而下,利爪寒芒衣衫,將怪魚身軀幾塊皮肉抓破。鮮血淋漓。蕭然自然知道小金小白的心思,也不去點破。受些皮肉傷才能長教訓。恩威并施之下,怪魚終于開口求饒。
  “小金,放開它。既然歸附我。就別起二心,否則……哼,這些丹藥拿去,算是療傷之用。只要你忠心歸順我,少不了你的好處?!捌呱北幣駁攪思烊盞氖焙蛄?,將他駝上來吧?!?br>  “絲絲”就在老嫗生機將斷時,蕭然腦中突然想起來一物。停止青藤的絞殺。
  “妖婦!”蕭然大喝一聲,目光與其對視,眼中漸漸冒出些淡藍光芒,眼角兩旁青筋突起。正是得子終南山下無名老道手中所得秘術?!安ㄋ股慊曄酢比κ┱箍吹南窒?,不到半柱香時間內,老嫗的雙瞳由渙散到凝聚幾經變化,終于是停止下來。
  “屬下參見主人,有何吩咐?!崩襄蝗懷鏨?。
  “成功了?”蕭然心中大喜。原本是沒報太多希望的。攝魂術要求極為苛刻。別說是蕭然修煉的時間尚短,不足以對付后天大成高手。縱使施展此術,成功幾率也低的可憐??鑾葉苑講換岜康秸駒讜厝斡贍閌┱雇?。蕭然只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不成功再擊殺也無妨,沒想到死亡和未知的恐懼下,老嫗的抵抗力大為降低,這才讓蕭然撿了個便宜。如此一來,就不用費心思解穴了。
  觀其身體重傷,恐怕要好幾個時辰才能恢復功力替自己解穴。好在此山谷外人避之不及,不會貿然闖入。有大鵬與金蟒護法,倒不在乎這兩個時辰。從意外之喜的情緒中漸漸平靜下來,蕭然對這老嫗的身份好奇起來。無論是傅搏群等四大長老還是這個老嫗的身份,都是為了七殺教教主的遺物而來,老嫗?;幣蒼云呱苯探討髦煥兆約?,想必這股勢力是七殺教中人。
  老嫗身中瞳術,除非蕭然親自解開。即便用高深內力破解也只會令老嫗神智全失。在自身被追殺的情況下,如果將這股勢力運用得當,未嘗不是一大助力。半晌之后,老嫗已恢復四成功力。令其解穴后,蕭然一面服用藥物止傷,一面問道“你到底是何身份,與九陰鬼母又是什么關系,將這進谷的前前后后講清楚?!?br>  蕭然下令,這老嫗幾乎毫不遲疑的將七殺教內部情況言明。原來七殺教教主在上次正邪大戰中隕落,四大長老各懷異心,導致七殺教分崩離析。此次傅搏群得之教主遺物七殺碑的下落,欲依次石碑的歸屬來決定下一任教主。傅搏群一早得之這石碑旁有水怪守護,也聚教中精英前往。
  老嫗乃是“九陰鬼母”江蘭英的同胞妹妹,唯恐有詐,特受姐姐之邀在谷外接應,到時候里應外合,坐收漁利。沒想到九陰鬼母命范煞星,竟稀里糊涂的被那怪魚電擊而死。蕭然暗中攪局才弄得如今的場面。
  蕭然道“谷外可還有安排人手,七殺教如今的實力在江湖上如何?”
  “主人放心,谷外還有兩百外堂弟子,未得屬下命令之前不會來打攪。本教雖然日趨沒落,也不是一些小門派可比的。除了四位護法長老之外,還有鎮守總壇的傳功長老和執法長老,武功不再四大護法之下。如今教眾有六七百人,待主人習得“七殺奔雷刀法”,自然被擁護為新的教主,重整本教神威?!?br>  七殺碑還在湖底呢,即便要練也不是一時可成。蕭然思索片刻道“從今日起你就頂替江蘭英,繼續用九陰鬼母的綽號,如后行事也方便些。山外的教眾先行待命,去準備些干糧帶回谷中。此處適合修行,快去快回?!?br>  “是……”
  此次在生死關頭走了一遭,才發現后天大成高手之間也有高低差距。加上這即月以來歷經數次廝殺,得到的經驗也需要慢慢吸收,所以解決完外圍是以就精心苦修一番。自己進入后天大成境界也有一段時間了,在這幾日感悟頗多,要借機消化轉為己用,以后遇到高手才不會沒有招架之力。自己練功一直是在摸索中前進,沒有人教導自然不敢嘗試沖擊后天巔峰境界。
  老嫗隨時初入后天巔峰境界,懂得經驗也遠比蕭然多。在仔細聽取兩月之后,才將一些未曾學到的只是技巧牢記于心,畢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從書中找到答案的,像這種進階的經驗更是無價之寶。大派之間都是口耳相傳。
  “好了,你去準備一下,三日后扶住我沖擊瓶頸?!?br>  一般說來,每次進階都會使體內真氣更精純。一旦成功功力成倍的增長。沒有正確的修煉法門極容易走火入目。清者武功全廢,重者真氣暴走性命不保。像峨眉、武當等大派弟子,達到瓶頸都有師傅看護。畢竟培養一個有才華的弟子是十分不易的。大多數練武之人都會選擇獨立沖擊瓶頸。雖然要困難得多。但所得到的好處也要多。除非此生無望精進,才會選擇借助外力的方法。但大多數借助外力突破瓶頸之人此生難有寸進。所以這也是同等階高手有高下之分的重要原因之一。
  蕭然想也未向便否決了借助外力之法,想那慕容云風、葉凝雪、任秋白等天資縱橫之輩是絕不會借宗門高手之力的。如果自己借助九陰鬼母的內力扶住才能沖破瓶頸,在起步上就輸了一大截,日后如何有爭斗的資本。望著眼前準備好的療傷丹藥,蕭然長吸一口氣道“替我護法,五十丈以你。貿然闖入者,殺!”
  于此同時,大鵬神鳥與金蟒也是警惕異常,萬一有九陰鬼母受傷不了的角色。便要它們出面解決,兩獸連手之下,就算是先天高手前來也足以阻擋。安排好一切,蕭然閉目,氣沉丹田?;夯旱鞫迥謖嫫蛉碓俗?。由于“破氣丹”的緣故,有過一次突破瓶頸的經驗,對于該打通哪些大小靜脈,運功路線等等已了然于胸。
  經脈的打通買與擴寬是極為痛苦之事,不僅要忍受萬蟻噬身般痛楚,且要持續較長時間。期間不能中斷。都則便是前功盡棄。蕭然盤腿而坐,緩緩運功,不多時面龐滲滿汗水。兩側太陽穴青筋暴起。不時有森森熱氣自頭頂升騰。老嫗雙眼微瞇,心知這正是蕭然沖破瓶頸的關鍵時刻,警惕的守護在一旁。
  “呼”以為蕭然打坐之地為圓心,周遭一米內竟然平地起風,風形而不散。成螺旋狀旋轉將蕭然包裹其中。
  “好強的氣流?!畢羧輝儼懷僖?,兩枚霹靂烽火彈封鎖其前進的道路。手中紫簫做好進攻的姿勢。逃竄至人騰空躍起,避開火器,與蕭然相距四丈站立。
  “九陰鬼母!你竟然沒死…”蕭然面色一驚。
  手持拐杖的婦人嘿嘿怪笑幾聲,眼似毒蛇般盯著眼前之人。
  “不對,即便是九陰鬼母功力深厚,受那電擊,不死也是重傷。怎會奔跑了幾里地毫無疲憊現象,你到底是誰!”
  “比起老婆子,你的名氣不是更大嗎?蕭然!你不妨再猜猜?!?br>  蕭然眼角一跳,面不改色“好眼力,如此就更留你不得!”
  話語落地,兩根青藤自老嫗身后激射而至?!班側病繃繳?,老婦身形一閃,竟然全部落空“妖師,果然名不虛傳。你以為我是傅搏群那莽夫嗎?!?br>  老嫗語氣從容,似乎根本不懼怕蕭然的暗器“老婆子八歲行走江湖,見識過的暗器手法如過江之鯽,就憑你在唐門偷學的三腳貓功夫,還不放在眼里。若不是那四人各懷鬼胎,被你加以利用,以你后天大成境界的水準,任何一人都足以取你性命。老婦念你習武不易,放你一馬,沒想到你還敢追上來,真是活得不耐煩了?!?br>  “七殺奔雷刀”秘籍可以不要,甚至那魚怪也可以放棄。但得知他全部本領的人絕不能活在世上。馭獸已經讓人生疑,若再透漏此事出去,又該如何解釋。江湖絕無自己容身之所。若非必須,蕭然也不愿意與這一腳踏入先天境界的人交手。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眼中寒芒一閃,身影已非一般掠出。宛如出水蛟龍,翻騰著飛入半空。一陣紫光閃耀。數不清的簫影直奔老嫗頭顱而去。老嫗怪笑一聲,鐵拐一翻,以倒卷簾之勢翻卷而上。于數道簫影之中不偏不倚打中本體。雄厚真氣沿鐵拐而上,令之身形急變才抵擋住這股巨力。如果不是這紫簫材質異常堅硬,恐怕一招就足以令其碎裂。
  蕭然一招之內先機盡失,老嫗暗自心喜“此人武功確實不足以登堂入室。若非忌憚那尚未現身的大鵬神鳥和怪異青藤,怎會防守離去。如果以雷霆手段將其擊殺。趁大鵬未來之際逃離,那……不提那四枚七星石,就是他的人頭也能拿到皇帝哪兒領賞…”
  心中如此想著,手中鐵拐出招更是毒辣,如疾風暴雨般向蕭然襲去。一時間使得蕭然只有防守避讓的份兒。林中飛沙四起,殘枝落了一滴?;粕持?,兩道人影爭斗的一場激烈。不時有幾道暗器被打向一旁。兩人打斗了四五十個回合后,蕭然將自身所學的招式全使了一遍也沒占到絲毫便宜。
  老嫗笑道“怎么,暗青子使完了?看看老婆子這招能否入你法眼!”
  一聲暴喝,雙手猛然一震。手中鐵拐碎裂成數截碎塊,隨老嫗雙手牽引發出嗡嗡顫動之聲。老嫗似頗為熟練。鐵塊在胸前繞了幾圈猛然向前一推。所有鐵塊成狀分布,籠罩蕭然全身。如此復雜的招式老嫗幾個呼吸之間就完成了??雌鵜嬪渤魷植園字?,似乎耗費了不少真氣。欲一次招一決勝負。
  蕭然本想拖延時間,等到金蟒大鵬趕來再將其擊殺。沒想到老嫗根本不與他多糾纏,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數十截鐵塊成飛撲之勢已將自己逃避的路線封死,除非能將其全部全部阻攔下來,否則伺機出手的老嫗仍舊能去自己性命,看來此次是有些魯莽了。
  身上暗器早已用完,否則倒是能起些作用。蕭然下意識的向懷中摸去,臉色大喜。身形急速后退的同時,不動聲色將幾枚荔枝大小的漆黑圓球握在掌中。
  “看你還能翻起什么浪來,速速認命吧。說不定還能留你全尸?!崩襄鉤鏨閉?,并未放松警惕。精髓而至,運氣于掌準備隨時取蕭然性命。十米……五米……蕭然再不遲疑,在牢獄不解的目光中。四枚黑漆圓球自己蕭然手中激射而出。
  “哼,四枚暗器就能阻攔下來嗎,愚蠢……”
  話語剛落下,卻發現那四枚鐵球并非沖著斷裂的碎鐵而來,卻是斜向下向地面射出。
  “那……難道是…不好……”老嫗沖勢太猛,后退已經不可能。只得向斜前方一個猛子扎了出去。
  “砰砰……”四聲巨響,地面的數快青石炸裂。拳頭大小的石塊四散,恰恰組當成一道墻壁將數截鐵塊阻攔了下來。這霹靂烽火彈果然有開山裂石之能。若不是從傅搏群懷中搜出此物,今日就要吃大虧了。老嫗提早發覺,依舊是受了余波所震。衣衫上有明顯的血跡。為了讓效果最佳,蕭然也是冒了些險,對距離拿捏得當,否則還不能騙過她。
  蕭然忍著周身劇痛站起身來,苦笑一聲。這還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加上先前與傅搏手受到的傷勢在,只怕比這老妖婆好不到哪兒去。眼見蕭然搖晃著身軀走進,老嫗猛的吐了口污血。眼神恨不得將蕭然千刀萬剮。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要怪就怪你太貪心?!?br>  “等等……”
  “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你以為蕭某會放過你嗎,有什么廢話就快說?!?br>  “只要你能老婆子,老婆子對天發誓效忠你。更可將眾多財寶獻出。老婆子雖然算不上是武林高手,相信對你還是有些作用的。甚至可以助你成為七殺教教主?!倍雜誒襄謚興檔男е?、財寶,蕭然都不放在欣賞,但是七殺教勢力卻有大用。
  見蕭然手勢一頓,老一眼中閃過一絲諷刺之色。自己早已吩咐人手,一個時辰之內不見自己出去就會隨同而入。到時候定讓他不得好死,更何況……蕭然眼珠一轉,冷哼一聲。自己怎么會笨到這種地步,手中紫簫猛的擊下。蕭然已經決定此招擊殺老嫗,就在此時,他忽然感覺身子一麻,整個人宛如中了定身法。木雕泥塑般站在林中。
  “哈哈哈……想不到吧。雖然老婆子現在不變運功,卻不是你這種初出茅廬的野小子能比的?!本馱諛喬Ь環⒅?,老嫗右手猛然彈起,用點穴手法將自己定住。在看老嫗身旁前后搖擺樹苗,頓時大悟。原來她剛才拖延時間,就是挪動手臂將樹枝壓彎,借助其反彈力道使出點穴武功。
  “果然是老江湖,佩服。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贏了,那就要大失所望了。你不會不知道蕭某馴服的大棚神鳥吧?!?br>  “哼,若不是顧及那畜生,你早就是個死人。拉婆子怎么會笨到一個人闖入險地。不出一炷香的時間,接應的人也應該到了?!畢羧恢辶酥迕?,自己并不懂得解穴之法,即使有力也無處使。林中樹木遍布,不一路大鵬施展。除非將前來之人一打盡,否則仍舊會暴露自己行蹤。
  “嗚嗚……”谷中突然傳來數聲狼嚎。
  老嫗面露喜色“嘿嘿,看來你運氣終究如不老婆子豪,似乎是我的手下先到達?!?br>  蕭然似下定決心嗎,長出一口氣,道“也不盡然,鹿死誰手還未可知。既然你已經見識過蕭某的妖術了,這次就看清楚些吧,起!”
  “啪啪啪……”數十根拇指粗細的帶刺藤蔓自平地升起,蛇形向前將老嫗包裹起來,越纏越緊。一條條勒痕越來越明顯。
  “啊……你到底是什么怪胎,你不得好死啊…”眼前發生的事情已經不再老嫗能理解的范圍內。老嫗的臉龐漸漸被一種未知的恐懼所替代。山谷中另一處也傳來驚恐哀號之聲。顯然大鵬神鳥也出手了。
  雖然早有準備,老嫗依舊為之心驚。一般說來,進階之時需要將全身真氣調動,是隱藏不了實力的。依據自身形成“氣旋”強弱可以分辨出內力強弱。然而令其震驚的事情并未結束,在白氣旋轉運動的同時,一股緋紅色氣流自蕭然周身溢出,夾雜在白色氣旋中。僅幾吸的時間時間衍生出一股比白色氣旋更勝的氣息,充滿暴虐之氣。紅白兩色交雜一起,煞是好看。
  “先天之氣?不可能,只有后天巔峰沖擊先天境界才會出現的現象,怎會現在發生。以少主現在的功力根本無法駕馭,這該如何是好?!?br>  就在老嫗心急之時,蕭然亦是艱難異常。體內兩股氣息彼此爭斗,誰也不服誰。在這么下去,非得爆體而亡不可。蕭然體內經脈在兩股相異的真氣沖撞下急劇擴張,遠找出普通后天大成高手能承受的強度。雖然沒有前輩高人指導過沖擊瓶頸的方法,也知道不該出現這些異象。
  內視之下,體內那枚血色蛟丹緩緩變小,大約是最初的八成左右。早知道這蛟丹有怪異,沒料到這關鍵時刻會出來搗亂?!鞍 蓖蛞鮮繕淼耐闖釹羧淮蠛舫鏨?。老嫗在不遲疑,運氣于掌猛然向蕭然推去。只有強行打斷了。此時不成功下次還有機會。如果沒有性命,一切都是空談。
  “哦?此物竟然重到你都無法取出,也罷,小金你隨它走一樣吧?!?br>  “撲通”兩聲水響,兩獸一同竄入湖中,向湖底深處游去。做完這一切,蕭然便在湖旁靜待。老嫗心中已經驚訝到無以復加的程度,舉手投足之間變將這兇獸收復。能放出電弧的怪魚,大鵬神鳥,水桶粗細的金色巨蟒,哪一種不是舉世罕見。集合三獸之力,就算瑜與先天高手對峙也不落下風。這股力量竟然掌握在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手中,如何不令人驚訝。
  半晌之后,石碑一角緩緩露出水面,在兩獸用力之下緩緩上升。好大一塊大理石,厚兩次,長四米寬兩米,加上底座,應該有六七百斤。以金蟒的巨力也無法唾棄,見此狀況,大鵬清鳴一聲,雙爪抓住石碑頂端,巨翼張合間將之向上拔高米許。三獸合力之下才將石碑運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