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不早了,我說老弟,咱們還是早點休息吧?!甭啡思卓戳絲創巴獾愕愕姆斃?,將窗戶關上,然后對著商人說道。
  “哈哈,老哥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是有點困了?!鄙倘慫底?,打了個哈欠,然后伸著懶腰說道“老哥,我就先去睡了,明天見?!?br>  路人甲送走了商人,回到自己的床上,并沒有閉上眼睛,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