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衿怒道,“還說這些作甚!”
    那大夫驚得手哆哆嗦嗦,謝子衿也不知這般把脈,是否真的能看出病,可這廳堂已有些年歲了,想來也是行醫多年,便不疑他,只任由著他把脈施針。
    不時,便看到阿泉幽幽轉醒,謝子衿看了一眼那老者,當即抱拳謝過,又尋他要了一碗水,盡數給阿泉喂了下去。
    謝子衿此刻正是為了尋阿泉的,至于漱林苑究竟給她安排了甚么差事,她完成與否,并不是她所關心的。
    阿泉醒來之后,謝子衿便尋個去處褪下那身緋衣,換了平日里穿的女裝,再進了醫館。
    果不其然,阿泉見到她的第一反應,乃是瞪大了雙眼,喚道,“寨主?”
    謝子衿冷哼了一聲,很是不滿一月前發生的事,“還知道你住的那個地兒叫屠龍寨?”
    阿泉聞聲低下頭,“寨主,一切都是我的錯,當初我不該利用寨主,偷偷帶著阿菁出山?!?br>    說到阿菁,他竟是有幾分哽咽。
    謝子衿心頭一驚,“阿菁現在如何?”
    “阿菁,死了?!?br>    謝子衿驚得說不出話來。
    一瞬間宛如天旋地轉一般,她雙腿亦是軟到近乎站不住,幸虧那大夫的女兒路過之時扶了她一把。
    她哆嗦著嘴唇,“阿菁,怎么,怎么會死?”
    “她小產之后一直郁郁寡歡,我那時正專心準備秋闈,疏于安撫她,待我那日從書院回來,便聽人道,她投井了?!?br>    阿泉哽咽得已說不出話來。
    “僅僅是因為小產,怎么會想到尋死?”謝子衿急忙道,“你二人均是康健的身體,日后再要一個便是了……這絕對不是她尋死的理由,阿泉,你是不是瞞了我什么?”
    阿泉抹著淚點頭,“確乎如此,可阿菁先前與我提過,她這趟隨著我回來,便是我當真未能考上,也不會再回屠龍寨了?!?br>    “為何?”
    “她哥與我姨娘斯通之時被她嫂子發現了,可她哥一口咬定從未有過這事。自那時起,她嬸子便討厭起了張家人,故而不可能將她許給我了……”
    盯著床頭的那碗水,阿泉失神片刻,“也是因為阿菁告訴了我這件事,我才堅定地想要帶她離開屠龍寨?!?br>    謝子衿心知這絕非事情的真相,可一時半會卻也不可能套出阿泉的話來,故而她只好轉移了話題,“那你今日秋試,又為何遲到?”
    阿泉嘆了口氣,“今日是阿菁的頭七。我一大早便去山上給她燒了紙錢,那送我過去的馬車不知為何,竟未等我下山便離開了?!?br>    “等了許久,才有一輛馬車路過,待我到了漱林苑,想要進去考試,誰知竟是將我攔在了門外,我氣不過,理論了幾句,他們便喚人來打我?!?br>    見他如此義憤填膺,謝子衿不由得安撫道,“有人道你在漱林苑門口大呼小叫,唯恐你擾了考場的清凈,那群孫子才會對你下手?!?br>    她將阿泉上下打量了一遍,皺起眉頭道,“這下手也忒重了些?!?br>    阿泉喝了一口水,緩了口氣道,“今日若非寨主,我興許也要橫尸街頭了。不過,寨主是如何尋到我的?”
    謝子衿并不打算告訴他這一路發生的事情,只簡單說了句原因,“因為你二人私奔乃是因為我提供了機會,故而我便允諾你娘和方嬸子,會將你二人尋回來?!?br>    “阿菁臨走前告訴過我你二人曾有這個打算,又聯系你要去參加秋試,便上京在這處蹲了許久。若非我有耐心,怕是當真要錯過你了?!?br>    阿泉面露悔意,“早知如此,我便不該將阿菁帶過來。我二人本就沒有帶多少盤纏,日日我須得去夜市替人寫家書,或是替人抄書,才能賺夠費用?!?br>    “阿菁懷了孩子,自然不能太過勞動,原本她要替人在家中浣洗衣服的,我擔心會對身子不好,便不讓她做了?!?br>    謝子衿嘆了口氣,“可即便如此,阿菁還是沒能夠保住孩子。小產又是怎么一回事?”
    阿泉紅腫著雙眼,“她知曉我快要秋試了,不忍心看我日日忙著賺那幾斗米而浪費時間,還是去外頭討了些衣服回來洗……”
    “孩子就流了,那時候我還在書院,沒能來得及送她去醫館……”阿泉說到此事,又是泣不成聲。
    謝子衿想到她舊時的音容笑貌,以及那天真爛漫的思維,心頭再度劃過一片悲涼。
    “若是知曉帶她離開是個結果,當初我便不會做這般設想了……”
    阿泉捂著臉,可仍是阻止不了淚水漣漣,“寨主,如今我未能考取功名,又害得阿菁死于他鄉,我,我是沒臉回幽州了,也沒臉回屠龍寨了?!?br>    謝子衿沉了沉面色,“不知你是否想過,我該如何對你的父母、阿菁的父母交代?”
    阿泉掩面哭泣道,“寨主再幫我一回?!?br>    看著這般狼狽不堪的他,謝子衿亦有幾分于心不忍,“阿泉,你可有甚么話,我可以替你轉告你娘?!?br>    既然已經找到阿泉,且阿菁的情況她也得知了,是時候該回幽州了??鑾宜丫鷯δ貺?,要帶他回幽州生活了。
    阿泉掙扎著想要下地磕頭跪謝,被謝子衿攔住了,“此事本該是歸咎于我的……只是,你日后在京城,要如何生活下去?”
    男子苦笑了一聲,“若我一個人,勉強掙扎一番,倒也能活下去。只是苦了阿菁和孩子這么久……”
    謝子衿再度皺眉,轉過頭正打算離開,卻又折回身來,從懷中摸出一個荷包。
    扔到他身上,“醫藥費我已經替你結清了,待你身子利索后,便離開這里吧。日后……”她嘆了一口氣,“好自為之吧?!?br>    “多謝寨主?!卑⑷懔說閫?,沖她作了一揖。
    謝子衿走出醫館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深了。她原本想要去太學看看年懿的,可一想到隔日便要回鄉了,便去尋了鐵牛,將此事與他說清楚,并將后日離開的計劃定了下來。
    而這一番交代后,又過去了一個時辰。
    她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勞作,故而十分疲憊,回到客棧,頭剛挨到枕巾上,便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