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子衿怒道,“还说这些作甚!”
    那大夫惊得手哆哆嗦嗦,谢子衿也不知这般把脉,是否真的能看出病,可这厅堂已有些年岁了,想来也是行医多年,便不疑他,只任由着他把脉施针。
    不时,便看到阿泉幽幽转醒,谢子衿看了一眼那老者,当即抱拳谢过,又寻他要了一碗水,尽数给阿泉喂了下去。
    谢子衿此刻正是为了寻阿泉的,至于漱林苑究竟给她安排了甚么差事,她完成与否,并不是她所关心的。
    阿泉醒来之后,谢子衿便寻个去处褪下那身绯衣,换了平日里穿的女装,再进了医馆。
    果不其然,阿泉见到她的第一反应,乃是瞪大了双眼,唤道,“寨主?”
    谢子衿冷哼了一声,很是不满一月前发生的事,“还知道你住的那个地儿叫屠龙寨?”
    阿泉闻声低下头,“寨主,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不该利用寨主,偷偷带着阿菁出山?!?br>    说到阿菁,他竟是有几分哽咽。
    谢子衿心头一惊,“阿菁现在如何?”
    “阿菁,死了?!?br>    谢子衿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瞬间宛如天旋地转一般,她双腿亦是软到近乎站不住,幸亏那大夫的女儿路过之时扶了她一把。
    她哆嗦着嘴唇,“阿菁,怎么,怎么会死?”
    “她小产之后一直郁郁寡欢,我那时正专心准备秋闱,疏于安抚她,待我那日从书院回来,便听人道,她投井了?!?br>    阿泉哽咽得已说不出话来。
    “仅仅是因为小产,怎么会想到寻死?”谢子衿急忙道,“你二人均是康健的身体,日后再要一个便是了……这绝对不是她寻死的理由,阿泉,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阿泉抹着泪点头,“确乎如此,可阿菁先前与我提过,她这趟随着我回来,便是我当真未能考上,也不会再回屠龙寨了?!?br>    “为何?”
    “她哥与我姨娘斯通之时被她嫂子发现了,可她哥一口咬定从未有过这事。自那时起,她婶子便讨厌起了张家人,故而不可能将她许给我了……”
    盯着床头的那碗水,阿泉失神片刻,“也是因为阿菁告诉了我这件事,我才坚定地想要带她离开屠龙寨?!?br>    谢子衿心知这绝非事情的真相,可一时半会却也不可能套出阿泉的话来,故而她只好转移了话题,“那你今日秋试,又为何迟到?”
    阿泉叹了口气,“今日是阿菁的头七。我一大早便去山上给她烧了纸钱,那送我过去的马车不知为何,竟未等我下山便离开了?!?br>    “等了许久,才有一辆马车路过,待我到了漱林苑,想要进去考试,谁知竟是将我拦在了门外,我气不过,理论了几句,他们便唤人来打我?!?br>    见他如此义愤填膺,谢子衿不由得安抚道,“有人道你在漱林苑门口大呼小叫,唯恐你扰了考场的清净,那群孙子才会对你下手?!?br>    她将阿泉上下打量了一遍,皱起眉头道,“这下手也忒重了些?!?br>    阿泉喝了一口水,缓了口气道,“今日若非寨主,我兴许也要横尸街头了。不过,寨主是如何寻到我的?”
    谢子衿并不打算告诉他这一路发生的事情,只简单说了句原因,“因为你二人私奔乃是因为我提供了机会,故而我便允诺你娘和方婶子,会将你二人寻回来?!?br>    “阿菁临走前告诉过我你二人曾有这个打算,又联系你要去参加秋试,便上京在这处蹲了许久。若非我有耐心,怕是当真要错过你了?!?br>    阿泉面露悔意,“早知如此,我便不该将阿菁带过来。我二人本就没有带多少盘缠,日日我须得去夜市替人写家书,或是替人抄书,才能赚够费用?!?br>    “阿菁怀了孩子,自然不能太过劳动,原本她要替人在家中浣洗衣服的,我担心会对身子不好,便不让她做了?!?br>    谢子衿叹了口气,“可即便如此,阿菁还是没能够保住孩子。小产又是怎么一回事?”
    阿泉红肿着双眼,“她知晓我快要秋试了,不忍心看我日日忙着赚那几斗米而浪费时间,还是去外头讨了些衣服回来洗……”
    “孩子就流了,那时候我还在书院,没能来得及送她去医馆……”阿泉说到此事,又是泣不成声。
    谢子衿想到她旧时的音容笑貌,以及那天真烂漫的思维,心头再度划过一片悲凉。
    “若是知晓带她离开是个结果,当初我便不会做这般设想了……”
    阿泉捂着脸,可仍是阻止不了泪水涟涟,“寨主,如今我未能考取功名,又害得阿菁死于他乡,我,我是没脸回幽州了,也没脸回屠龙寨了?!?br>    谢子衿沉了沉面色,“不知你是否想过,我该如何对你的父母、阿菁的父母交代?”
    阿泉掩面哭泣道,“寨主再帮我一回?!?br>    看着这般狼狈不堪的他,谢子衿亦有几分于心不忍,“阿泉,你可有甚么话,我可以替你转告你娘?!?br>    既然已经找到阿泉,且阿菁的情况她也得知了,是时候该回幽州了??銮宜丫鹩δ贶?,要带他回幽州生活了。
    阿泉挣扎着想要下地磕头跪谢,被谢子衿拦住了,“此事本该是归咎于我的……只是,你日后在京城,要如何生活下去?”
    男子苦笑了一声,“若我一个人,勉强挣扎一番,倒也能活下去。只是苦了阿菁和孩子这么久……”
    谢子衿再度皱眉,转过头正打算离开,却又折回身来,从怀中摸出一个荷包。
    扔到他身上,“医药费我已经替你结清了,待你身子利索后,便离开这里吧。日后……”她叹了一口气,“好自为之吧?!?br>    “多谢寨主?!卑⑷懔说阃?,冲她作了一揖。
    谢子衿走出医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深了。她原本想要去太学看看年懿的,可一想到隔日便要回乡了,便去寻了铁牛,将此事与他说清楚,并将后日离开的计划定了下来。
    而这一番交代后,又过去了一个时辰。
    她今天一天都在外面劳作,故而十分疲惫,回到客栈,头刚挨到枕巾上,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