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我在末世撿屬性 >第168章囂張跋扈沖

圣埃蒂安设计艺术学院怎么样: 第168章囂張跋扈沖

    楊浩撇撇嘴,按規定,就是他們去挑釁。
    反正實力強了,直接清場。
    不強的話,那就一起上,清??!
    一路上遇到的人,全是敵人,不能留下!
    誰知道他們會做什么,只要不在視線內,就沒有潛在威脅。
    三個人上去了,楊浩帶領剩余的十二個人,繼續前行,好像沒看到前面有一百多人似的。
    大喇喇的模樣,如同社會大哥出門,橫沖直撞,無所畏懼。
    但,他是他,其他人肯定看不慣。
    更何況還有人走過去挑釁,怎么可能忍!
    “草泥馬的,你是哪個王八蛋沒夾住,掉出來的王八羔子!竟然罵我頭上一片綠!”
    綠頭巾的人群中,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聽到劉瑋的話,瞬間跳出來,指著他的臉大罵。
    “你丫的不想活了吧,我們是因為帶著綠色頭巾,逃過喪尸大嘴,你懂個屁!”
    “這是幸福色,你知道什么,是我們幸福村的標志!”
    “草泥馬,敢罵人,一起上,廢了他!”
    對于劉瑋,現場的綠頭巾,全都炸了,紛紛舉起武器,準備動手。
    看到一群人沖上來,劉瑋沒有絲毫畏懼,反而停著黑色巨鐮,邁步向前,大聲說道:
    “看看看,你們頭上不綠,怎么可能如此憤怒?是互相綠吧?來來來,我看看你們的幸福色,是不是真的能幸福!”
    他無視了黑洞洞的槍口,無視了雪亮的長刀,一往無前,無所畏懼。
    “給我打!”
    高大勝看他十分囂張,當即下令攻擊,出一口心中惡氣。
    “咔嚓,嘩啦……”
    至少十個人齊刷刷拉動槍栓,準備攻擊劉瑋。
    只是他們的子彈還沒射出,就看到一條青色人影,狠狠撞進人群。
    “咔嚓,嘩啦,嘩啦……”
    黑色鐮刀揮舞,一道道勁風閃過,他們手中的各種槍械,瞬間被斬斷,變成了一地碎片。
    甚至許多人的手指頭都被斬斷,一片片慘叫聲霎時間響起。
    另一邊,張揚走到一群身穿黃杉大漢面前,早已引來無數冰冷的注視。
    “這位兄弟,你說話要當心,現在的世道,誰敢稱帝?我們首領真是皇族后裔!”
    有人不滿張揚的言論,當即提出反駁。
    “皇族后裔,那我不管,這塊地方我看中了。要么你們滾,要么我打到你們滾!”
    張揚看他們各個臉色陰沉,似乎沒聽出自己是來挑釁的,當即直接說明。
    話音一落,身穿黃袍的一群人,神色徹底黑下來。
    一個長著銀鉤鼻子的年輕人,雙眼狹長,冷冷盯著他說道:
    “這位兄弟,你是不是過分了,玉翠崖這么大,哪里站不下,故意找茬的吧!”
    他手已經放在了身邊的大關刀上,準備動手。
    周圍的同伴,一個個都舉起槍械,拿起武器,做足了準備,要將他滅殺!
    “哈哈哈,你們是真不懂,還是給我裝傻?我是要你們立刻滾,不要參與陳安之爭!”
    說話中,不等他們同意,直接沖上去。
    手中闊劍猛然拍出,狂猛的力量,瞬間拍飛了十個持槍的大漢。
    他們體重最沉的也不過二百斤,面對七千斤的力量,跟稻草差不多。
    剩余的人,連戰斗欲望都沒有,連連后退,只剩下手持大關刀的胤。
    銀鉤鼻子來回轉動,狹長的眼睛出現冰冷的弧度,里面閃爍著精光。
    對方太過霸道,不給他留機會。
    “啪嗒!啪嗒……”
    十米開外,一群散兵流勇站著的位置,被拍飛的人全都墜落下來,嚇到了一群人。
    緊接著,耳邊聽到張揚無比霸道的宣言:
    “你不走,我趕你走,別等我動殺機,一個不留!”
    強勢,霸道,不講理,無視一切,囂張到極點!
    胤無法接受,臉色陰沉如水,冰冷大吼:
    “一起上!殺!”
    成就帝王之路全在陳安,豈能輕易放棄。
    何況,對方僅僅是一個人!
    大戰,瞬間爆發,張揚毫無顧忌的沖進人群。
    他這里大戰起,旁邊的李四虎,已經非常直接,動嘴他確實不行。
    但是動手能力極強,雙手擺動,手中長槍猶如蛟龍出洞,瞬間出現在眾人面前。
    槍尖直指紅頭繩的鼻子尖,冷聲說道:
    “滾!不然,死!”
    赤果果的逼迫,連剛剛找到的托詞都不用了。
    他是最后一個出來的,已經落后在兩個兄弟之后,必須盡快辦事。
    齊紅旗好歹也是附近聚集地的首領,手下三十來號兄弟在,哪怕一向是和氣生財,與人為善。
    但,現在被人指著鼻尖,臉上神色極其難看,冷冷說道:
    “兄弟,太過分了吧?前面有個大家伙,還沒有起處理,人類就先起內訌了,這不合道理啊?!?br>    他們聚集在這里,無外乎是為了對付百米巨蛇,不然早就過去了。
    玉翠崖就在下面,眼看著到不了,誰不心急?
    李四虎咧嘴一笑,淡然說道:
    “長蟲嗎?你們不用理會,我們少帥輕松殺了,你們還是乖乖離開。給你們十秒鐘,不走,我動手!”
    他算得上好說話,給了他們十秒鐘,并沒有立刻動手。
    但,對其他人來說,可是純粹的逼迫,根本就沒有半點客氣的意思。
    話音一落,整個紅頭繩眾人目光不其然的落在楊浩身上。
    發現他已經脫離眾人,獨自走向前面的百米巨蛇,似乎并不知道它十分危險。
    齊紅旗忍不住問道:
    “少帥?就是那個年輕人?”
    他從來沒見過如此牛逼的人,面對一條明顯強大的t3,還如此輕松。
    “那就是我們的少帥,你有意見嗎?”
    對于他的問題,李四虎給了他一個明確的回答,臉上帶著無限崇拜。
    這里聚集了上百人,他們不敢前進一步,而少帥敢一個人沖上去,足以代表了他的強大。
    齊紅旗雙眼放光,連連擺手說道:
    “沒意見,既然少帥如此強大,那我們愿意成為屬下附庸。既然是在末世討生活,跟誰不是跟呢?”
    他的回答,瞬間讓李四虎愣住了。
    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一個人怎么會如此容易就臣服了?
    怎么說,他也是一片聚集地的首領,這就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