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一剑斩破九重天 >384、你就要享福了

圣埃蒂安奈梅斯: 384、你就要享福了


王崇把?;岬朗サ陌俗导?,一股脑都偷了,自然也不肯放过,那些太乙宗其他弟子停放的车驾。
虽然这些太乙宗弟子的车驾,都不如?;岬朗ニ玫某导?,又华美,又壮丽,还有诸般道法祭炼,有种种妙用,小贼魔也不嫌弃。
白捡的东西,还嫌弃什么?
林林总总,这些车驾也有数十辆,都被他弄到了小篁蛇肚内的黑风洞。
唯一可惜的就是,他检点的时候,发现海孤生的海升月楼车不在了,猜想是这位?;岬朗サ牡谒牡茏映雒湃チ?,殊为……遗憾。
偷光了车驾舍,王崇瞧了一眼,车驾舍的楼房,忖道:“这里的车驾都没了,剩下这些楼房十分浪费。毕竟是仙家的建筑,正好拆了材料,用来建造凌虚洞天?!?br>小贼魔施展法力,把云楼山的车驾舍尽数拆了,就只有围墙没拆,免得被人看出破绽。
凌虚葫芦内的逍遥府和小阳宫的弟子,开始还有冲突,这几日又都安生了下来,各自勤修苦练,以期突破境界,好能在争斗中占得上风。
忽然就被丢来了八条白玉螭龙,有去过云楼山的小阳宫弟子,见的这八条小龙眼熟,都是心头大惊,暗忖道:“这是把云楼山也偷了吗?”
然后又被扔进来好些车驾舍的童子,这两派弟子顿时醒悟了,过去各自抢了些人,当场就废了法力,同时还没忘了把八条白玉螭龙给瓜分了,逼迫他们也来修习丹鼎法。
倒霉这种事儿,光是自家倒霉,就心头生怨怼,但若是大家都倒霉了,就会心情好过不少。
逍遥府的弟子,见到小阳宫的弟子,自觉是丹鼎门的“老人”,就生出了优越感来。
小阳宫本来是太乙宗的旁支,但这些小阳宫的弟子,见到了太乙宗的童子,似乎顺手欺压一番,心情居然大爽。
待得王崇把车驾舍的房舍都丢入进来,这些逍遥府和小阳宫的弟子,已经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
熟手熟脚把东西找了地方安置,半点也无手忙脚乱。
王崇出了车驾舍,瞅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灵兽舍,心道:“当初锦霞童子,还想推荐我去那边上任,做个豢养灵兽的童子。我这一次,出了太乙宗,日后怕是再也不好回来。该当过去瞧一眼,人生方不留遗憾?!?br>王崇大摇大摆走了过去,站在灵兽舍外,高喝道:“车驾舍吞海求见灵兽舍执掌?!?br>这些服侍人的童子力士,最爱打听门中的杂事儿。
车驾舍换了新的执掌,早就传遍了云楼山,灵兽舍这边也早就都知道。
听得王崇过来拜见,灵兽舍的执掌不敢怠慢,车驾舍能够时常跟?;岬朗ヒ黄?,故而关系比灵兽舍的人相近,他自然也隐隐矮了王崇一头。
王崇眼瞧一个中年人,呵呵大笑着走了出来,足不点地,故意显露了一手大衍境的修为,不由得莞尔一笑,拱手说道:“吞海刚巧知道了一件有关执掌性命交关的大事儿,所以虽然冒昧,还是赶紧过来通风报信?!?br>“我刚随了咱们老祖,去了玉明山……”
王崇边说,便走近,灵兽舍的执掌,也不晓得小贼魔要做什么。待得他走进了,忽然感觉到眼前一黑,就换了天地。
待得他睁开眼,就见得一群人,把自己和灵兽舍的童子,死死的按住了四肢,叫道:“快废了功力,着他们转修丹鼎法。若是不肯修行,就饿上几年,饿的狠了,就什么都肯做了?!?br>说这话的人是个逍遥府弟子,因为当初王崇就是把他们忘了,活活饿了好久。这些逍遥府弟子有了这番经验,总想要跟人分享。
小阳宫的弟子,也不知道逍遥府这边人的来历。
逍遥府的弟子总也是大派出身,如何好意思说自己等人是被掳掠,然后被饿了几年,就软绵的屈服?
所以尽管逍遥府弟子人也不少,却没有一个肯说自己的来历,小阳宫的人也只以为,他们早就是王崇的手下。
小阳宫的人听得这些逍遥府的人,如此“心狠手辣”,个个都暗忖道:“东土的修士都这么饿疯了一般嘛?东土虽然不如我们南土富庶,总也不该如此饥荒,怎么这些修士,听起来还有饿过几年的经验?这就须怪不得,峨眉的人出手,就连我们小阳宫的灵田都挖地三尺,灵药都不说了,稍微好看的树杈都要劈折回来?!?br>灵兽舍的执掌,只觉得身上被注入了七八股真气,把自己苦苦修炼有成的大衍境功力,顿时打散,悲从中来,嚎啕大哭:“我的功力,我的功力,我苦苦修炼了快一百九十年??!”
立刻就有人给了他一耳光,骂道:“你就要享福了,一百九十年的功力,转修丹鼎法,只怕不日就能铸就金丹,反而是因祸得福了?!?br>灵兽舍的执掌被这一耳光的,打的有些发蒙,一眼看去,却有些面熟,叫道:“你不是小阳宫的……”
那人又复一个耳光,骂道:“什么小阳宫?世上再没了小阳宫,如今我们都是丹鼎门的?!?br>灵兽舍的童子力士也不少,也都被如此“周到”伺候。
不多时,就都被教训的学了乖,一声不吭的按照这些人传授的法诀,开始分头修炼起来。
过不得片刻,又复有一堆的灵兽仙禽被扔了起来,好在这些人经验丰富,高手也多,立刻虎狼一般扑上去,把这些灵兽仙禽也都擒捉了。
有个小阳宫的弟子,高声喝道:“大家不要慌,主人必然很快就把灵兽舍的房子,豢兽栏,仙禽舍都会送下来?!?br>好多人瞧了他一眼,都忍不住浮出了一个念头:“这般事儿,还用你说?谁没有这点经验?”
果然没得多久,灵兽舍的家什,就如排山倒海,一件一件,一间一间的都被送了进来。
王崇拆过了小阳宫,又刚刚拆了车驾舍,十分手熟,不多时也就罢灵兽舍拆的只剩下围墙了。
他拆了灵兽舍之后,忍不住就想道:“真没想到,太乙宗的灵兽舍也与我这般有缘?;挂灰偃ス涓鍪裁吹胤?,趁着?;岬朗ッ挥谢乩?,找一找哪里还跟有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