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一剑斩破九重天 >235、夜阑风渐紧与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

圣埃蒂安√巴黎圣曼: 235、夜阑风渐紧与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


    这话别人说来,未免油嘴滑舌,但王崇说出来,齐冰云就觉得,果然是实诚人,说话也忒老实,都不会弯弯绕,只晓得如此直接。
    王崇振振有词的说道:“你没了飞剑,战力不知下降了多少,我没了飞剑,一样不惧任何敌人。这口?;故歉四愫??!?br>    齐冰云微生羞怯,轻叱道:“怎见得我没了飞剑,就不然如你了?”手上却接了这口火鸦剑,微微催运剑光,就有一头火鸦腾飞,灵性十足。
    齐冰云微微惊讶,叫道:“好一头火鸦!莫不是……”
    齐冰云修的五火七禽剑诀,虽然也兼顾炼质,但走的仍旧是炼形的路数,可以练成七头火禽,分别是:火凰,太阳乌,青焰鸾,朱火雀,赤鹏,火鹤,烟火鸦。
    虽然烟火鸦排名最末,但也非是容易炼成。
    她轻轻摆弄这口火鸦剑,这口火鸦剑虽然祭炼路数,跟她自己的五火七禽剑诀颇有相异,但祭炼起来,却并不滞涩。
    齐冰云心道:“莫不是他也早就惦记我了?不然为何提前就准备下这么一口合适我的飞剑?才定了道侣,就忙不迭的送我?”想到此处,这位云仙子娇靥生春,身心皆暖,本来做出这般冒险的事儿,还有的几分忐忑,都尽消去了。
    这口火鸦剑,本来是徐盛祭炼的法宝,百余年苦功,只炼形一次,得了丙火灵精,又复斩杀了一十五头火鸦,尽吞其灵性,等若又炼形三次。
    现在的火鸦剑,乃是四次炼形的上品飞剑。
    齐冰云这一运使,丙火灵精化形的火鸦,呱呱乱叫,兴奋的什么也似。
    王崇以元阳剑诀祭炼火鸦剑,也是峨眉一脉,故而齐冰云以五火七禽剑诀祭炼,竟尔一蹴而就,势如破竹。
    她素手轻挽剑诀,火鸦剑就化为成了一团火焰,焰光冲霄。
    那头寻?;鹧?,羽毛也渐渐转为纯黑,身上烟气缭绕,化为了一头烟火鸦,绕着齐冰云飞舞。
    火鸦剑在徐盛手里的那会儿,还不如百炼火,但吞了丙火灵精和十余头火鸦,却胜过了百炼火数倍。
    齐冰云得了这口火鸦剑,战力比起百炼火完好之时,犹要胜出三分。
    这位峨眉的云仙子,纵身一跃,身剑合一,化为赤虹经天。
    剑光在空中饶了一绕,忽然轻轻一顿,那头跟随着她的烟火鸦,化为了一道烟气渺然的剑光,跟着她一同飞舞。
    王崇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齐冰云刚才施展的乃是剑术中,最为奥妙的一种,名为——剑光分化!
    往往是金丹境界之上,才能凭借淳厚功力,炼出一道随影剑光。
    这门法术,就算还不如虹化之术难练,可也是极难炼成的剑术之一,比身剑合一,剑意天心都要更难几分。
    齐冰云得了火鸦剑,就能立刻成就剑光分化之术,虽然不过是借助飞剑的灵性,只能分化出一道剑光,可也是绝世之姿。
    王崇心头暗暗忖道:“云儿这个天资,旷世无双!我不过是投机取巧,真要说大衍境第一人,还得是她?!?br>    王崇也一时兴起,化为一道赤红,紧紧跟了上去,他有了火勿海的定虹珠,总算是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虹化之术,大火流金之术使出,一道火虹,紧紧追着齐冰云的剑光不舍。
    齐冰云心头畅快,格格娇笑,剑光越催越急,引逗王崇来追。
    两人各自施展独门剑术秘法,瞬息飞出了千里之外。
    王崇拼尽了全力,居然也追不上齐冰云,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峨眉剑术,真个了得。这五火七禽剑术,不论其余,只论剑遁之术,只怕犹在元阳剑诀之上?!?br>    阴定休所创元阳剑诀,至大至刚,至阳酷烈,还真不是以快捷著称,倒是无形剑术,飞遁之速天下无双,只可惜王崇并不会太清玄门有无形剑诀,他只是得了一口无形剑。
    齐冰云也是心头窃喜,她平时稳重端方,又要给诸位师弟妹做表率,还难得有这般放肆的时候。
    火鸦剑剑光斜掠,猛然下降,因为飞行太速,在海面上激荡起来一道白线,别具一种风情。
    王崇哈哈一笑,忽然变化法术,使出了太元仙都雷法,炼身成气之术,也有种种变化,他使用大火流金之术,就是一道火虹,使用太元仙都雷法,这唯一的本命法术,就会化为煌煌雷光,速度再增一分。
    王崇也降低了高度,他所化的雷光,在海面上掠过,无数湛蓝雷光跳跃,不知道多少海中游鱼,被雷电余威击毙,肚皮泛白的浮了上来。
    化为雷光,王崇的遁术更显霸道!
    齐冰云心慈,不想无故杀生,故而剑光一引,又自腾空。
    便在此时,一声厉喝从大海中传出,一道黑光夹杂寒意,直扑齐冰云。
    王崇哪里容得这种事儿?
    他扬手发雷,迎上了那道黑光,雷光炸开,黑光只是略作退缩,居然没有生生炸散。
    王崇就是心头凛然,暗忖道:“该当是绝顶的金丹,我和冰云不合轻敌?!?br>    一个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黑先生请对付这个女子,我来杀了这个少年?!?br>    这个声音柔媚无比,但紧接着却是宛如九天炸雷,连绵不绝的剑音!
    一道剑光后发先至,拦住了王崇!
    刚才那道极寒的黑光,拦住了齐冰云,一瞬息间,两人就最少交拼了千百次!
    这一道黑光,蕴含无尽寒意,变化无方,以齐冰云的剑术,竟然也不能一剑破之。
    拦住王崇的那道剑光,又是一番气象。
    出剑之人,云纨轻袖,白衣如雪,宛如瑶台仙子,与万千剑光之中现身!
    素手持了一口长剑,剑光盈盈如水,横在身前。
    这个女子一出现,就宛如把天上的所有光明,尽收在自己身上,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眼光都情不自禁,锁定了她,再也挪移不开。
    万千光芒,会与一身!
    天上地下,再无这等殊色!
    正是王崇也有过一面之雅,和干荫宗,吕公山一起被追杀过,朱红袖的师妹龙吉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