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一剑斩破九重天 >93、山与海二

南特vs圣埃蒂安预测: 93、山与海二

好书推荐:西门追雪 、夜雨叹江湖 、天域神缘 、胜天传奇 、西游太小了 、大侠搜索系统 、大辽王 、问仙侠 、
();    王崇双拳横拦,跟少年硬拼了一记,对反忽然一笑,问道“小师弟!可是要分了胜负?”
    王崇点了点头,答道“正是!”
    少年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你确定,再不须磨砺道法?”
    王崇朗声长笑,喝道“不须!”
    王崇拳劲一压,山海真气层层叠加,少年亦是不断提升真气,但当王崇突破了某个界限,他再无法跟上,随着一个蕴含雄浑无匹,山海真气的拳头落下。
    少年顿时被轰成了一团浓烈的天地元气!
    这团天地元气,跟王崇体内的山海真气,有千丝万缕,无数气机纠缠。王崇几乎不需要任何炼化过程,长啸一声,任由这团天地元气,汇入自己的一身真气,在翠微灵山之外,凝聚了另外一重山影,正是山海经心法的“山外有山”!
    这一重山影,便是――小重山!
    同时也在三潭印海之外,又复扩出了无尽汪洋。
    正是山海经心法的“海外有?!?,新扩张的元气之海,正是跟小重山对应的――如月海!
    王崇突破了山海经的第二篇心法,修成了小重山和如月海,真气浩瀚,宛如汪洋,甚至比他以天符书,道入天罡,还有更浑厚数倍。
    大阵中央的山岳,猛然开裂,走出了一个年轻人,比刚才的少年大了几岁,但任谁也看得出来,两人至少九成九相似,就好像是长大了几岁的少年。
    王崇更是心知肚明,这就是刚才那位“大师兄”,只是这一位功力更胜一筹。
    这个年轻人笑了一笑,问道“小师弟!你可做好了准备?”
    王崇笑了一笑,猛然一拳轰出,山海大力,如潮崩,如山塌,一拳便中了这位年轻人的面门!
    跟少年苦斗了上千招,又有演天珠帮他作弊,推演少年的功法,拳法,王崇早就窥出,这位师兄的功法之中,居然有老大的破绽。
    他刚才击杀少年,只是凭着更胜一筹的胎元境功力,但这一次,他却不打算如此了,要速战速决。
    随着这位年轻人溃散为天地元气,又有一位年纪稍长,双眉斜飞,锐气更胜,一身白衣,潇洒出尘的年轻道士,从山中走了出来。
    他一面笑,一面说道“师弟!你怎么知道,为兄的道法有如此破绽?”
    这位年轻道士,一身功力,是天罡境圆满。
    王崇就算击杀年轻人,吞纳其散佚的天地元气为用,功力一时间,也只能提升到胎元境巅峰。
    但是他却怡然不惧,低喝道“大师兄!你的名字,是否叫做――季观鹰!”
    年轻道士微微颔首,说道“没错,我就是季观鹰!不过……”
    他长长叹息,说道“世上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也就只有师父了,如今再多你一个?!?br>    王崇微微一愣,年轻道士知道他有些疑惑,含笑解释道“我修炼山海经,提升道行实在太过漫长,是在师父的庇护下,足足苦修了千年才出世!别人都以为,师兄是师父新收的徒儿,就连金母元君师叔,都不知道此事?!?br>    他又笑了笑,有些戏谑的说道“要不然,天下道门怎会给我一个绰号,叫做――小神仙!还跟峨眉的欧阳图并列?!?br>    王崇心头纷乱,这位师兄的来历,似乎比他料想的还要复杂。
    “演庆真君说,这位弟子入门已经超过一千七百年。但就连金母元君都以为他是演庆真君,新收的徒弟,道家各派,还把他跟入道七八百年的欧阳图并列,认为是同一年代的人物……”
    王崇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思绪,猛喝了一声,抢先出手。
    年轻道士脸色古怪,低声说道“你以为胎元境可以越境击杀天罡吗?”
    他身不动,手脚不抬,先天罡气化为山海,单纯凭气息,就把王崇压制的手脚不动。
    王崇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慌乱,山海真气以一种奇异的频率,猛然震荡了出去,这位来历神秘的年轻道人,忽然身子一僵,喝道“你怎会掌握我道法的这个破绽?”
    王崇一掌拍下,年轻道士亦化为精纯的天地元气。
    击杀了第三次出现的这位师兄,王崇提气喝道“请师尊解开大阵!”
    王崇知道,自己绝无半分可能,击杀这位师兄第四次!
    他这句话出口,大阵中的山岳就消失不见,云光流走,大阵也自散去,演庆真君仍旧站在云光上,语气平淡,毫无起伏的说道“你就在我的天光云影楼中苦修,待得天罡境大成,我有事叫你去做?!?br>    王崇躬身拜倒,应道“徒儿季观鹰,谨遵师命?!?br>    演庆真君随即消失不见,王崇的脑海里,却忽然多了一幅“楼图”。
    当初他在千岩竞秀阁上,看到的冲天云光,就是演庆真君潜修的天光云影楼,此楼纯粹由云气构成,有一条一条的云路,千折百回,本身亦是无上大阵。
    作为演庆真君的二十九名徒儿,这位吞海玄宗掌教,在天光云影楼深处,给他指定了一处居所。
    王崇足踏云光,在这座奇异无双的天光云影楼之中,只要得了演庆真君的认可,就能踏云而行,不拘修为高低,很快就找到了一条“云路”。
    这条云路带着王崇,盘旋倾绕,很快就飞入了一团云光。
    穿过了云光,王崇眼前一亮,却见一个宫装丽人,带了数十奴仆,恭恭敬敬拜服在地。
    宫装丽人叫了一声“公子!”
    含笑解释道“妾身和这座云楼,都是真君指定给公子的行仪,今后公子有任何吩咐,都可以让妾身去做?!?br>    王崇还是首次见到这等气象,峨眉弟子太少,拍不起大场面,毒龙寺就更差了一筹,还这没有吞海玄宗这等排场。
    他摆了摆手,说道“带我去静室,我要闭关,没什么事儿,不要打扰?!?br>    顿了一顿,王崇又复叮嘱道“若是我邀月姐姐过来,立刻就请了进来,不须通秉!”
    一抖衣袖,王崇径自前行,看也不看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