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都市極品透視狂少 >第474章雪兒和細犬

圣埃蒂安vs奈梅斯尼姆: 第474章雪兒和細犬

    白洛寒聽到周哲說,怕這些人受的處罰過輕,以后還會危害社會的時候,他便笑了。
    然后就給周哲解釋了一下。
    按照周哲說的這些事情,這團伙里最輕的,估計都需要在笆籬子里待上二十年。
    雖然白洛寒不知道他們的年紀,不過他估計,應該不會小于三十歲。
    那樣算算,出來的時候就都是五十多歲的人了。
    像周哲說的那個帶頭的人,七十歲能出來,估計都是他命大。
    這些人就算是真的刑滿釋放,對社會的威脅也不會太大了。
    有他的這個話,周哲他們就放心不少。
    白洛寒倒是問了周哲一個問題:“你聯系當地的治安了嗎?”
    周哲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問。
    白洛寒笑著嘆了口氣道:“老弟,你知不知道,你
    們現在這樣是非法禁錮,是要被拘留的?!?br>    這個周哲倒是沒有想過。
    然后就聽白洛寒說:“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了,只要把人留在那里,我現在就去聯系人,一會聽到治安的動靜,你們離開房間就行?!?br>    周哲現在也是沒有什么主意,不過他還是又問了白洛寒一件事。
    就是雪兒怎么處理。
    白洛寒直接告訴他,這個更好辦,只要是在全國的失蹤人口里找找就行,實在不行,還有人口比對。
    周哲知道他說的有道理,便將地址告訴了給他。
    然后就讓陳明軒將鄭明達也叫了出來。
    他們剛才問話的時候,錄了不少的音頻資料。
    這些只要回去以后,做成文件發給相關單位就行了。
    至于后續的事情,周哲有的是辦法可以跟進。
    白洛寒、何安邦,都能幫忙打聽督促事情的進展。
    甚至是打著李正林的旗號,都可以把這件事盯得死死地。
    聽到周哲這么說,陳明軒和鄭明達也都放心了。
    將這里的人都綁好,三個人便在聽到治安車的聲音以后,抱著雪兒出了房門。
    他們走到了樓下以后,就留在了樓對面盯著事情的進展。
    直到看著治安人員,將十五個人一個不少的壓上了治安車,他們才離開了這里。
    讓周哲有些意外的是,他們回去的路上,白附子竟然給他打了一個電話,他沒有想到,白附子這么短的時間,就能把電話打過來。
    電話的內容很簡單,龍涎香找到了。
    而且還不是一塊,是三塊。
    只是這三塊并不在一個地方,其中最小的一塊已經被他弄到手了。
    現在就可以讓黃蟬給他送過去。
    周哲明白,人家之所以然黃蟬來,擺明了就是想要把藥膏拿回去。
    甚至是另兩塊的下落,也要黃蟬拿到了藥膏,才會告訴他。
    周哲也不廢話,直接說了一個地址,讓黃蟬用最短的時間過來。
    他說的這個地方,就在山門的附近。
    就是他見到李正林和王映之的時候,吃早點的那個早點攤。
    約在那里,就是不想領黃蟬進山門。
    那小子是個大嘴巴,知道點什么都會瞎說的。
    再說周哲也真的很不喜歡他,所以簡單的見一面,交易一下也就算了。
    等到將電話掛上,周哲隨口罵了一句:“小人?!?br>    陳明軒聽了,就安慰他說:“這就是個真小人,總比遇到偽君子強?!?br>    周哲想想,似乎陳明軒說的也很有道理,只能是默不作聲的點了一下頭。
    他此時抱著雪兒,沒事的時候就試著給她推動經脈。
    因為是在車里坐著,所以周哲現在用的是紫虛練氣決。
    他現在之所以敢于使用,就是因為他和雪兒的經脈
    ,此時已經有了呼應。
    只要將孩子抱在懷里,兩個人的經脈就能慢慢的感應同步。
    周哲感覺這很神奇,于是沒事的時候便會給孩子推動一下經脈。
    只是他的這種行為,看著更像是一個護女狂魔,生怕自己家的閨女,受到一點傷害。
    陳明軒和鄭明達也不好說什么,再說現在時間還短,雪兒也很怕生,他們也就只能是聽之任之了。
    唯一有一點讓他們比較奇怪的,就是雪兒竟然很喜歡周哲撿來的細犬。
    細犬似乎也有些喜歡她,時不時的會站起來,趴在周哲的身上,用嘴舔舔雪兒。
    只是每當這個時候,周哲就用腿把細犬撥開,可是雪兒卻會笑著用自己的小手摸摸細犬。
    然后周哲就用眼睛瞪著細犬,而細犬則會輕聲的‘嗚咽’一下,像是受了委屈一樣。
    鄭明達有些不明白他們的意思,便對周哲說:“狗喜歡孩子是正常的,你不用這么緊張?!?br>    “我是怕它的身上會有寄生蟲,要是傳染給雪兒就不好了?!?br>    鄭明達向著細犬看看,這是一只短毛細犬,身上其實是很少會有寄生蟲的。
    只是周哲現在這么說,他也是有些無可奈何。
    畢竟護女狂魔這種生物,是很難理喻的,加上現在雪兒的身體的確有些弱,他也就不好再多說什么了。
    這件事,其實只有周哲和細犬的心里明白。
    周哲真正擔心的是,細犬會把雪兒吃掉。
    饕餮可是說過,它是吃過人的。
    只是饕餮現在就真的只是喜歡雪兒,因為這個小姑娘的身上,此時會有一種讓它熟悉的味道。
    雖然它自己都記不起來,這種味道為什么這么熟悉,但它就是喜歡,所以會忍不住湊上去,又親又舔的。
    在車上的時候,細犬還會被周哲用腳抵在一邊,可是回到魔都的家,它就能變著法的,從不同的角度撲過去。
    周哲被它搞得實在沒有辦法了,只能是用手拽住它
    ,然后很鄭重其事的對它說:“你要是喜歡雪兒,就自己背著她,可是你不許欺負她?!?br>    說完用眼神又給了它一個很嚴厲的警告。
    細犬聽到周哲的話,立刻就頭搖尾巴晃的表示同意。
    然后周哲就將雪兒放到了細犬的背上。
    本來鄭明達還在擔心,因為細犬并不是狼狗或者大金毛這類的力量型犬種,它更出色的還是速度和反應,以及忠誠行。
    他甚至都擔心,雪兒會把細犬的腰坐折了。
    可是沒有想到,這條看著瘦不拉幾的細犬,竟然能穩穩的馱住雪兒,甚至能馱著雪兒,滿院子撒歡。
    小姑娘坐在它的背上,開始的時候只能是用手抱著它的脖子。
    可是過了一會兒,就變成了只用手抓著它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