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超品农民 >第1818章招了

“嗯,知道的?!绷鹾朴Φ?。原来自己委托梦泽城商会在三年多前布置的戊网法阵出现了问题。
难怪王伦去刘氏炼器坊,会专门问有关戊网法阵的事了。
“那好,”王伦指了指会议桌,“这儿在座的是商会的高层,调查的就是有人背着商会私下接单的事,刘氏炼器坊的戊网法阵是什么情况,我来问,烦请刘掌柜如实回答?!?br/> 刘浩不傻,知道自己被请来是当证人的。虽然现在看起来是进入了商会内部交锋的旋涡中,但却一点危险都没有。
原因很简单,来之前就有灵宗的修士和他说了,他什么都不用多想,有人问他什么,他只要真实回答就行,事后商会内部出再大的乱子,也有灵宗兜底来搞定,风波不会波及到他。
他当然相信。
因为那可是灵宗的一名长老说下的话。
“是?!绷鹾屏聪蛲趼?,应道。
“刘氏炼器坊的戊网法阵,具体是怎么布置起来的,麻烦刘掌柜和刘道友细细说来?!?br/> 王伦不紧不慢,毕竟要将细节呈现出来,让刘浩拿出的证据成为铁证。
刘浩应了声“好”后,开始讲述起来。
按照王伦的要求,他从孙子刘新在朋友那儿看到梦泽城商会的修士布阵开始说起,然后说到和梦泽城商会的布阵修士接触,双方确定了戊网法阵的方方面面,再然后说到布阵修士带着据说是吴正亲自设计的布阵图来到刘氏炼器坊,最后刘浩说戊网法阵布置完毕,按照约定,他支付了所需的费用,双方合作结束。
过程详细,一五一十,各方面细节都有。
刘浩说完,赵燕他们便看向了吴正。
但吴正一点表情都没有,完全无动于衷。
只是大家肯定是相信刘浩所说的,愈发认定吴正私下接单了,现在只当吴正是在耍无赖,是打算装聋作哑。
“刘掌柜,你和对方达成合作后,合作文书还在吧?”
王伦继续将事情往前推进。
吴正装死或者耍无赖是一个办法,但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证据确凿,狡辩或者沉默又有个屁用。
“在的?!绷鹾拼哟⑽锎心贸隼匆桓龊凶?,打开后里面是一叠文书,他翻了翻,找出了其中一张。
吴正倒是想将这张合作文书毁掉,可只动了动念头,发现斜上角坐着牛尚明,斜对面坐着王伦,直接放弃了。
他还没那种能力,能在几名强大修士的面前夺下合作文书。
王伦接过,看了一眼,将合作文书递给了石一清。
石一清看了,朝吴正冷冷瞪了一眼,合作文书转交给了赵燕。
之后是赵燕交给了牛尚明,最后牛尚明施法,这张纸轻飘飘地,但像长了眼睛,飘向了吴正。
吴正默默接过,没有出手销毁,知道这个时候毁掉这张纸完全没有了意义。
“吴副会长,这文书上面的盖章是真实的吧?”王伦问道。
吴正没出声。
王伦也不着急,看向了刘浩:“刘掌柜是否还记得参与布阵的修士样子?”
“记得,”刘浩直接描述起来,“总共是四名修士,为首的修士留着一个光头……”
根据印象,刘浩实话实说,四个修士都进行了描述,虽然因为时间久了,不能一一将四人的体貌特征说出来,按照其描述无法进行绘像,但因为在场的人对陈强等四人很熟悉,很容易就将刘掌柜的描述,一一和四人对应了起来
。
“吴副会长若是不承认,等陈强他们回来了,当面对质就行?!蓖趼椎厮档?。
吴正依然没说话。
这惹恼了石一清。
实在是吴正拖着时间,还影响着他的事呢。再说这样的蛀虫犯案了,证据都确凿了,还搞个屁的沉默反抗啊。
“吴正,你要是条汉子,就大大方方承认,在这假装一问三不知有意义?”石一清怒道。
吴正还是不吭声。
石一清“砰”的一下,手拍在桌子上,直接站了起来:“那行,等陈强他们回来了,不信指认不了你!”
“不用了,”吴正这时候突然睁开眼睛,视线却落在王伦身上,也没有大声咆哮或者大声咒骂,只是冷冷说道,“王伦,你赢了?!?br/> 事到如今,哪还会不明白发现自己问题的,不是牛尚明,而是王伦。
从刘氏炼器坊的掌柜明显和王伦更熟,以及今天的整件事情上是王伦在明显掌控局面,就能分析出来了。
他有不甘心,有愤怒,有恨意,但为时已晚,无力再补救,所以放狠话或者咒骂什么的,起不到什么作用。
【零零看书00kxs】 “这么说,吴副会长承认了?”王伦依然表情平静。
毕竟对他来说,商会的大小事情都谈不上重要,搞倒了一个吴正吴副会长,实在是没有任何值得自己精神振奋的地方。
“承认了,”吴正点头,“是我借着商会的名号,自己发展了心腹利用他们私下里接单,收的费用归我自己和心腹们?!?br/> 终于承认了!石一清脸色好看了一些。
“布阵材料呢?”牛尚明终于开口发问。
吴正也回答了。都招了,细节方面自然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就像李宏那样,他也好一些布阵材料的供应商熟悉,私下就和不止一家的供应商保持着密切联系,当然了,和李宏的做法有所不同。
李宏是勾结墨氏这个供应商,多采购布阵材料,然后以各种由头损耗掉,商会多花的冤枉钱,李宏和墨氏进行分成。
他则是直接从几家供应商那儿,私自购买一些是次品的布阵材料,花的费用比正常的低,然后要求供应商保密,不对外说出去。他出钱,供应商获利,双方皆大欢喜。
然后他用质量不怎么好的布阵材料去布阵,以次充好。这既可以让私下接的单不用去商会报备,材料不用走商会的渠道,还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
至于像刘氏炼器坊、薛家这样的客户,被坑了也就被坑了,反正布阵完毕后,客户发现不了问题,几年之后出现了问题也多半不敢来商会质问,毕竟商会有着灵宗的正统背-景。何况他也计划好了,几年内就能当上商会的会长,到时在商会能一手遮天。
变数就是王伦了。
王伦突然空降商会,影响了他当会长的计划,现在更是直接将他击败,让他一败涂地。
众人听完这些细节,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还是石一清感叹:“你比李宏还要奸诈许多!”
吴正自是没去理会石一清,看向了王伦:“你是怎么发现我的问题的?”
“晶澜炼器坊因为梁小飞的事,生产受到影响,不能按时交货给商会,便求助了刘氏炼器坊,我去那儿拿货的时候,刘掌柜告诉我戊网大阵就是商会炼制的?!蓖趼姿档?。
“呵呵,运气都站到你那边了,这样我输的更不冤了?!蔽庹倚?。
“屁!”石一清看不惯吴正找
的破理由,“你不贪,什么事都不会有!”
吴正没理睬,再次闭上了眼睛,已然认命。
牛尚明用传讯玉简喊了商会的护卫进来,吩咐他们将吴正带去专门的房间看管起来。
等吴正被带下去了,之后段青山被喊进来,又送走了刘浩、刘新爷孙俩。
会议室内就只剩下了自己,赵燕,石一清,刘志波和王伦。
“王副会长,多亏了你!帮商会揪出了另外一只大蛀虫!”牛尚明夸赞道。
“王副会长连着清理了李宏和吴正这两个毒瘤,石某心生钦佩!”
“有王副会长这样有能力的人治理商会,是商会之幸!”
“确实是赵副会长说的这样!”
牛尚明,石一清和赵燕、刘志波都献上了夸赞。
就算王伦清除了李宏和吴正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王伦本人,但哪怕王伦是出于私心这样做的,他们也佩服王伦。毕竟王伦可是实打实地整顿了商会,减少了商会的损失。
“离不开会长和三位副会长的支持?!蓖趼仔ψ诺?。
这时候房间内的气氛,明快,轻松。没有什么勾心斗角。
赵燕也好,石一清也好,刘志波也好,并没有野心要将王伦挤下去,自己去当上会长,所以也就没有将王伦当假想敌,没有见不得王伦好。
牛尚明说道:“接下来先处理吴正的事,肃清完他的心腹,然后一方面要对那些被吴正坑骗的客户进行补偿,一方面要选出新的人负责布阵那一块,散会后大家都想一想这几件事,尽快把事情做完?!?br/> ……
郭群其在牛尚明他们散会的差不多的时候,接到了赵长老的汇报。之前不得空,要改造时空通道,现在休息,赵长老通过传讯玉简,将吴正被查的事说给了他听。
不用等到商会那边有具体的结果,赵长老通过白天时候了解到的信息就知道吴正这一次铁定被查。
所以郭群其此刻得到的信息,还不包括在商会的最大会议室交锋后产生的结果信息。但这显然不妨碍他对王伦的评价。
对吴正,他只视为棋子,被查了就查了,懒得关心。
王伦进梦泽城商会没多久,才一个多月,就已经将两位存在问题的副会长斩于马下,可想而知王伦在商会中的威望和名气会提升得有多快了。
“这人倒是颇有能力,估计要不了三个月,就会执掌商会了?!?br/> 王伦在商会中的掌控速度,出乎郭群其的意料。
对他的那个计划,整体上构不成影响,但会让他不得不对计划做一些临时的调整。
之前一开始让王伦去梦泽城商会,而不是在王伦选择加入灵宗后就立即让王伦进灵宗内,是没办法的事,必须要那样做。
王伦寸功未立,就进入灵宗内部,享用修炼资源,对内无法服众,很不合适。
原本估计王伦在商会中要彻底掌控商会,可能需要一年时间,等王伦完成了任务,再安排其他任务继续考察王伦,反正是要考察两三年,利用这几年时间让王伦帮灵宗做事。
现在商会的考察时间缩短,得增加一些任务给王伦了。
“给一些有利于灵宗利益的任务,让其去完成,能白用的苦力自然要用?!?br/> “此人的修炼进度,暂时不用去关注,就算晋升到了元婴中期也不会令我改变计划,等此人完成任务,三两年后-进了灵宗,那个时候自然可以好好关注此人的修炼情况?!?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