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蒂安阵容 > 蟻仙 >第1327章圣藥的誘惑

圣埃蒂安奈梅斯: 第1327章圣藥的誘惑

    “天地法陣自然生成,上山古道只有一條,莫要偏離此路,也莫要升空,否則定然引動法陣開啟?!狽縹奚鏌裟?,當先激射而去。
    另外三人自然也知曉此事,幾人快步前行,朝上山古道而去,而蕭家老祖示意古青小心,也快步追上幾人步伐。
    望著幾人已然踏上登山古道,顯然想要摘取山中靈粹之物,而古青漫步走到古道前,并沒有踏入其中,他緩緩閉眼,修為之力急速流轉,靜心感受這片空間的氣息。
    “誰?”
    古青猛然睜眼,口中響起暴喝之音。
    山依舊是山,古道也無絲毫變化。
    古青面容越發凝重,剛才他心有所感,仿佛再次被人窺視,可隨著他睜開雙眼,目光所及之處,并無任何生靈,這也讓他心底升起不安之感。
    “不對,此地絕非天地生成,只怕其中有詭異莫測之事?!憊徘嗄爻鏨?,已然看出一些端倪。
    極陰生至陽,此乃天地法則,可這片空間,雖然春風拂面,蘊含勃勃生機,但古青氣血感應之下,發現圣境深處,流露死寂之色,那股氣息冷冽至極,也陰寒無比,只怕這處圣境并不是天地生成,而是有人為之。
    他有什么目的?能有此手段者,最差也是通天大能之流,為何開辟出如此圣境,更是引人深入其中?
    壓下心中震撼,古青目光沉凝,既然已經進入此地,不管對方乃是何人,有何目的,都與自己無關,自己只要尋到增加修為的圣藥,盡快踏入下一個境界,便足夠了。
    他一步踏入古道,消失外界當中。
    隨著古青進入古道,一道寒光虛影驀然顯化,空氣中綻放冰寒之色,桀桀怪笑之音不斷響起。
    “羅妙齡,在北寒仙域你將我滅殺,卻絕不會想到,我會拖著殘破之身,更是破開界壁來到人間界吧?”
    “待我吞噬這幾個小家伙,凝聚無上法身,終有一日,必找你報此血海深仇?!?br>    寒光虛影怪笑不斷,那凄厲嘶吼之音讓虛空抖動,更讓這片空間,浮現陰寒森冷之感。
    古道內,煙霧彌漫,視線所及,不過丈許,這也讓古青越發小心。
    古道兩旁植被叢生,更有被人摘取過的痕跡。顯然前行的四位老怪,已然有所收獲。
    如此情況,并未讓古青心急,他知道這才只是圣境前沿,縱然生長出的靈粹,也對自己無用,想必幾位老怪摘取之物,也是準備給家族后輩所用。
    轟!
    “小心!”
    一直寒冰巨手驀然顯化古青身側,猛然向他拍去,蕭家老祖暴喝之音,也隨之響起。
    “風無聲,你找死!”
    感受這寒冰巨手的氣息,古青暴喝出聲,如果他沒有感覺錯的話,此人絕對乃是風無聲此人無疑。
    砰!
    握掌成拳,魔光璀璨,古青一拳轟出,與寒冰巨手轟擊在了一起。
    寒冰巨手破碎,古青身形連退三步,已然身處古道邊緣,只差一步,便要跌出古道。
    “死吧?!?br>    兩聲森冷之音響起,兩道恐怖攻伐緊隨其后,不待古青有所反應,便朝古青轟擊而來。
    兩位大能聯手之威,讓古青面容森寒,周身血氣彌漫而出,硬抗兩人一擊,也讓古青終是脫離古道,陷入天地法陣當中。
    “你們三人早就想殺他?”古道迷霧當中,響起蕭家老祖暴怒之音。
    “哼!蕭老怪,是你不遵守約定,帶此人進入圣境當中,那山頂圣藥只有一株,四人平分已然杯水車薪,我等豈能容他?”風無聲語音森寒道。
    古道迷霧當中,蕭家老祖異常沉默,古青被三人聯手偷襲,打入天地法陣當中,想必定然會被法陣所殺,此事已成定局,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死人,再得罪其他三人。
    “罷了,既然如此,還是按照你我四人之前約定行事?!畢艏依獻娉聊⑸?。
    古道迷霧越發厚重,四位老怪聯袂而行,繼續向山頂攀登。
    古青身處山脈當中,身邊諸多植被綠玉蔥蔥,那條通往山頂的古道,已然消失在他眼中,這也讓古青眼底劃過絕世殺機。
    “虎無傷人心,人有傷虎意,你們這是找死?!憊徘嗌⑸?,隨后便觀測周遭情況。
    詭異,極度的詭異!
    這,便是古青現在的感覺。
    蒼松古樹挺拔,諸多植被隨風搖曳,可這山脈當中竟無生靈存活,鳥獸之音更是絕跡,此種情況讓古青眼底劃過凝重之色。
    古青在荒野當中前行,他知道山頂之上,定有幾位老怪所說的圣藥,既然他們已然對自己下了殺機,古青豈能讓他們活命。
    古青剛剛前行百丈,恐怖的事情出現了。
    錚錚錚!
    劍氣錚鳴作響,刀芒呼嘯而出,只見遍地雜草寒光大放,沖霄劍氣在草身蒸騰,而后化作無盡劍氣,朝古青激射而來。
    那蒼松古柏仿佛化作絕世天刀,聳入云端的樹身呈現恐怖刀氣,盡皆向古青斬殺而來。
    轟!
    血氣貫霄漢,魔光動古今,不滅真魔體熠熠生輝,古青肉身在綻放無上偉力,諸多劍氣刀芒,盡皆劈打在他周身,也讓這片天地響起金鐵交鳴之音。
    古青沐浴無盡攻伐前行,面容越發顯得森寒迫人。
    盞茶時間過去,古青所過之處,地面斷開,山體龜裂,而漫山遍野的刀芒劍氣,仿佛永無止盡般,依然朝古青攻伐而去。
    古樹雜草根莖,涌現絲絲血脈,這些植被發生詭異般的變化,仿佛他們乃是某種血肉存在,在釋放自身無窮偉力。
    縱然古青肉身強悍,也不能無時無刻遭此恐怖攻伐,他漫步前行,盯著漫天劍氣刀芒,心中不斷思腹化解之策。
    古青腦中閃過一道靈光,嘴角勾起自嘲笑意,自己還是真愚笨,陷入幾位老怪思維當中。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天地法陣,如果自己沒有感應錯的話,整座山脈乃是一個血肉生靈,這些雜草古樹,只怕便是這生靈毛發。
    之前窺視之感,便是這座山岳發出,自己進入恐怖生靈體內,被這生靈視為入侵者,自然引起排斥,對自己展現無盡攻伐,想要將自己滅殺此地。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四位老怪所在的古道,便是這生靈血管,自然危險性要小很多。
    古青不知自己猜想是否成真,可他心中已然有了七成把握,到底是不是自己所猜想的那樣,他一試便知。
    “吞天噬地訣?!?br>    身化黑光,漩渦呈現,許久沒有展現的禁忌魔功,再次顯化洞天圣境當中。
    隨著此功發動,以古青為中心,大量的植被開始枯萎,磅礴血氣呼嘯而出,盡皆向古青周身涌去,那無盡劍氣刀芒也徹底消散虛空當中。
    吞噬大量血脈精氣,古青眼底魔光爆閃,自己果然猜測成真,這座山體哪是什么天地法陣,根本就是一個恐怖生靈所化。
    如此大量的血脈精氣,完全能讓古青破入青靈境后期,面對如此機緣,古青豈能放過,兩種魔功盡皆施展,吞天吸攝漫山植被血氣,通天氣血在他體內狂暴煉化,也讓古青周身氣勢節節攀升,面容流露舒爽之意。
    轟!
    血氣貫穿霄漢,也讓群山炸響不絕,吸收大量植被血氣,古青終是踏入青靈境后期。
    強悍至極的血氣在古青周身蒸騰,也讓他雙眸血光凝若實質,眸光所過之處,枯萎的植被化為飛灰,此種威能讓人一眼望去,顯得恐怖如此。
    天地寂靜,萬籟無聲。
    漫天攻伐消散,枯黃野草遍布橫生,古青腳踏大地,面容綻放欣喜之色,他敢萬分確定,此時就算與風無聲一戰,也絕不落于下風。
    步入青靈境后期,開啟九禁領域,古青終于堪比劫變境大能,他也終于追趕上九百年前故人的腳步,古青也相信在未來不遠,他回返圣域之時,定然要堪比小塵,所過之處,諸強者退避,萬物俯首。
    漫天攻伐化作自身食糧,古青面露猙獰笑容道:“你們這幾個老東西,千萬不要走的太遠。否則,我會覺的很是無趣?!?br>    山脈當中,古青所過之處,魔光蒸騰,也讓漫山植被有感,不敢再對古青發動任何攻伐,而古青猙獰之意越發明顯,向山脈古道靠近而去,要好好拾掇幾位老怪。
    山脈古道中,四位老怪小心前行,雖然這條古道略微安全,但他們也不敢有絲毫大意,不時有符文閃爍,展現殺伐攻勢對他們進行滅殺,也還好幾人乃是劫變修為,換作出竅境修士,必然身死此地,更別說攀登頂峰,得取圣藥。
    “三位老友,此人殺了便殺了,老夫毀約在先,也無話可說,只是那山頂圣藥,周遭恐怖莫測,如果咱們四人不齊心協力,只怕還是摘取不成?!畢艏依獻嬗鏌舫聊?,緩緩訴說道。
    “蕭老怪,你可放心,百年前我等四人修為不夠,只是采摘一些天地靈粹,空看圣藥卻無絲毫辦法,今日我等四人皆乃劫變修士,這圣藥必定唾手可得?!狽縹奚鏌舫聊?,眼中劃過篤定之意。
    “不錯,你我四人雖然稍有嫌隙,可畢竟知根知底,那小子雖然修為堪比我等,可豈能讓他參與此事?!?